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十六章 出游
    6谦这两日心情大好,才刚邀了容佳到6府小聚,又差了6达前来,说是要去郊外踏青,让我也一起去散散心。本不想去凑合,又恐6谦和卓容佳察觉出什么,怕是以后再也不好相处了,于是让6达转告了6谦后,也邀了扬栩栩一同前往。

    云儿是我的贴身丫头,想必我的心事她多多少少看的出来,6达走后,云儿翻出前些天秦江沅送来的衣裳,说要给我找出件光彩照人的来,不让我被比了下去。其实自我知道有画竹之人后,我已有心克制自己的情感,只是那日夜色太好,人太累,才浑然失了心智,如今知晓那人是卓容佳,我更无意相争了,一来我真的打心里觉得他们很相配,二来6谦对我从来彬彬有礼没有半分其他。而我不拒绝云儿的好意,不为其他,只为了自己能开开心心的。

    “咦?”,我循声看去,云儿手里拎着件衣裳,眼里又打望着被她七零八散铺在床上的衣裳,翘着嘴巴似没有找到合意的。

    “就你手里那件吧,挺好得”我并非敷衍云儿,确实是她手里那件海天霞色的白衫很合眼缘,轻薄如冰绡,白中略带粉紫,半透明,如梦如幻,实在是美!

    “这秦公子送的衣服料子虽好,却都素净的很”,我一听不禁多注意了下床上的衣衫,果然都很淡雅,心里暗暗想着秦江沅审美到很是对我胃口,但也只是心里想着,嘴上什么也没说。

    “不过素净是素净了些,却都是小姐喜欢的样式”,云儿自顾说着,却没现我脸上一扫而过的吃惊。

    “其实秦公子对小姐比6公子对小姐好多了,但小姐......”,云儿越说越没了遮拦,我赶紧打断她,让她别胡说,心里又暗自想是不是平日表现得太明显了,这丫头竟对我的心事一清二楚。

    “我没有胡说,小姐仔细想想就知道,我们虽住在6府,但救小姐的是秦公子,帮薄府其他人出城的也是秦公子,细心给小姐备了衣裳的也是秦公子,就连小姐睡着了,从药坊抱小姐回6府的也是秦公子......”云儿连珠炮儿似得说了一堆,其他我都知道,可那天抱我回来的不是6谦吗?

    “云儿,你说那夜我在药坊睡着了,谁抱我回来的?”,我装作不知道是谁,可我一直认为那是6谦,整个药坊能抱了我回来的,除了他怎么还会是别人呢?

    “是秦公子呀!小姐睡的太沉,秦公子一再交代了不许打扰”,云儿说的轻松,完全没觉我的不对劲。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小姐你没有问过我呀!”

    呵!原来是他!我若肯睁眼一看,又怎么会不知道是他呢?说到底,也全是一时贪心,错付厚意!本来已然释怀的心,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棒搅得乱糟糟的。我再无心同云儿说些其他的,任由她给我挑了衣裳梳了髻,便赶去前厅等6谦6达他们了。

    “又见仙宫的嫦娥姐姐了”,我到前厅时,6谦6达已经喝着茶等我了,见我进来,6达嘴甜的夸赞到。

    “会说话,改日再给你讲些稀奇玩意儿”,早说过一见着这6达,什么烦心事都能暂时抛去九霄了。

    “当真是清水出芙蓉”,6谦亦难得一见的说这种话,原来心有挚爱,眼里看什么都会觉得好。

    “谢6大哥!”,不同于和6达的随意,我屈膝行了常礼,颔致谢。

    “大哥,我们出吧,时辰也差不多了”,得了6谦的同意,一行人阔步往府门前走去,想是马车随从都已恭候多时了。

    我和6达开开心心的高谈阔论,争着一会要玩什么游戏,要看些什么风景!几分钟的时间便走到了府门前,眼前只有三个小厮牵了三匹马,没有随从亦没有马车!这......难道是要骑马出行,我可不会呀!

    见我怔得停步不前,6达又倒回几步来到我身边,问我怎么了?我只得怯怯告诉他说我不会骑马,没想到他却忽的提高了音调说:“云儿说你会呀?”,他直直盯着我,等我解释,我不好意思的看向转头看着我们的6谦,不知如何是好。6谦温柔的笑笑,给我解了围,让我和他同乘一骑。

    “我想和6达一起走”,既然不能换马车,还是要骑马,我还是避避嫌和6达一路为好。

    “6达马术不精,恐要摔了你,还是和我同路吧!”6谦直接拒绝了我的提议,他心中坦荡,我若再推三阻四,反而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而6达虽暗里不服气自己被说马术不精,但为了我的安危,就只细碎埋怨了6谦几句,却也不见得真的要让我与他一起。

    6谦一手护着我,一手微微带着缰绳,杨柳青青垂地,杨花漫漫而飞,偶儿有些柳絮打了圈不经意的缭绕周围,时不时又落了些在我和他的髻上,此情此景太醉人心,我竟不能用语言形容了去,我偏仰头看了一眼他,淡然的眸光直直视着前方,不经意间流露出得高贵淡雅更令我惊艳到无言。我要是早些来到你生命里该有多好,在容佳之前,会不会就是不一样的结局了?

    “容佳姐姐和栩栩妹妹呢?怎么没见着她们?”,我不是不贪恋这短暂的欢愉,只恐怕越陷越深,被这一瞬的欢愉要了卿卿性命。心里挣扎着,不断告诫自己:他已经有容佳了,他已经有容佳了!

    “她们在城外等我们,江沅说一起出行太惹眼,分开行动才能护你周全”,6谦说的漫不经心。

    “秦江沅也要去?”

    “恩,他今日不当值”

    不知道那日的事情还好,这知道了就总觉得别扭。早知道他也要来,我是怎么也不会来的!

    我们到的时候容佳还没有到,大家就暂且席地而坐等她了,我同6达趁机又聊得欢快起来,栩栩活泼也与我们十分说的到一块,我们正说的起劲,那秦江沅不合时宜的站到我和6达中间问了句:“你不会骑马?”

    他这么一问,6达也想起了刚刚的事,继而追问我道:“对呀,云儿说你会骑马,我才没有安排马车的,哪知你不会骑马,这云儿也太不上心了!回去要好好罚她!”

    “苡儿姐姐是不是上次摔了,不但忘了从前的事,还忘了骑马呀?”,栩栩一语惊醒,我怎么就没反应过来这档子事儿呢?

    “栩栩妹妹说的正是,不过从前的事不提也罢,我只当是不会骑马了,6达你也不要责怪云儿,她只知道我忘了以前的事,确实不知道我连骑马也忘记了”,有了这一出作挡箭牌,他们也就不再问我骑马的事儿了,转而聊了些别的。

    “容佳!”,6谦一眼看见了卓容佳,高声朝她喊了句,原来一直不参与我们,就那么直直看着城门的6谦,是不想错过了第一个叫她!

    卓容佳一袭红衣,罗带飞舞,腰间带了一管长笛,远远望去,神采飞扬,明媚照人,与平日里淡泊宁静的样子相去甚远,但也是美的让人挪不开眼睛,更别说那还有一念痴心的6谦了,我斜眼瞥了瞥,他眼里哪还有其他风景,我低头笑笑,心中淡然!

    “是你?”,卓容佳招呼了众人,径直走到秦江沅面前,说了句众人听不明白的话,但我知道,她惊讶又开心,竟然会再遇见秦江沅。秦江沅没有答话,只转头看了看我,我忽的觉得尴尬赶紧对卓容佳说道:“姐姐,秦江......秦公子是6大哥的好友,你放心他今日不会乱来的!”

    众人一听,知道有好戏,起哄的问我怎么回事,我只打了哈哈敷衍过去说:“真是有缘分,曾经有点小误会,这下都解开了!都是朋友,真是有缘,呵呵”

    大家听我这么一说,也不再觉得刚才的情景奇怪了,遂而上马,准备出!我不想坐6谦的马,可现在这时候我要是又出什么幺蛾子,反而会让6达奇怪,指不定会说出什么让我下不了台的话!我扣紧了手,装作自然的朝6谦走去,却不料脚下一空被秦江沅一把抱上了他的马,我吃惊的说不出话,这众目睽睽的,他怎么如此大胆!我挣扎着想下马,他却死死的揽住我,埋头在我耳边说了句:“他心中只有卓容佳!”我怔怔的盯着他,坚定不容我质疑的目光里有隐隐的慌张一闪而过,不等我捕捉就失了踪影,待我再要去详细琢磨时,又恢复了往日那落拓不羁的样子。

    “而我心中......”,我正懊恼,我那一点小心思连他也看出来了,没听清楚他又低语了句什么。

    “你说什么?”

    “没什么,让你坐稳了!”

    秦江沅说完,快马飞驰,我心里怵,害怕从马上跌下来,闭上眼本能的蜷缩了身体往秦江沅怀里躲了躲,秦江沅见状并未嘲笑了我去,只是牵着缰绳的手又环紧了我,低头伏在我耳边让我别怕,我仿佛受到了鼓励,慢慢睁开眼,只见两边矗立的大树一闪而过,太阳的晕光,把大树的枝桠描绘得轮廓分明。

    “秦大哥等等我”,我转头一看,6达正迎头赶来,身后的几位亦策马扬鞭,英姿飒爽。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