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十七章 惟将旧物表深情
    “春晚绿野秀,岩高白云屯。美极了!”,眼前一大片结了白花穗的兰根,花开叶扬,随风成海,迎面吹来的风轻柔撩人,稍稍抬眼就望见远处苍岩高峙,白云朵朵,当真是应了那句: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

    “明月亭也快到了,这段路风景极好,我慢慢骑,你慢慢看”,我看得入迷,忘了身后是秦江沅,可他这回一改平日的霸道,贴心了许多!

    “恩”,我也收起了刺,平常的答了他。

    “这衣裳很衬你”

    “谢谢你”,就一段路的距离,我看他也不再横竖不顺眼了,云儿说得对,仔细想想,时至今日,桩桩件件皆是他的功劳。

    说话间,后面几个都赶了上来,春光媚人,各个都还是艳光耀目,丝毫不沾仆仆风尘。

    “大哥救下薄姐姐的时候,我觉得薄姐姐和大哥郎才女貌,很是相配,但今日秦大哥和薄姐姐同乘一马后,我又改了主意了,一个英雄,一个美人,天生一对,谁也不亏负谁!”,6达空生得一副美貌,说话从不思量,话出让四个人都乱了心绪,想来心性天成说的就是他了!

    “我和6达哥哥想的一样,秦大哥和苡儿姐姐佳偶天成!”,一个6达就够让人头疼脑热了,这会还来了个扬栩栩。

    “栩栩就算了,6达你成天的给你大哥乱点鸳鸯谱,小心挨揍!”我把话题转到6谦身上,不想让卓容佳多了心。

    “义父成天就担心大哥的婚事了,他要是揍我,我就去禀明了义父,说他有心上人了!”,算起来6谦该有25了,这个年纪还没娶过亲,确实令人捉摸不透。

    “6达!”,6谦双眉微蹙,轻呵了6达的没大没小。

    “本来就是嘛,你们说十多年前就没了音讯的人,还等得来吗?”,原来6达还不知道画竹之人就是今日的卓容佳。

    “容佳姐姐,有人说等你十年了,还不快快现身,堵上6达的乌鸦嘴!”,

    “什么?”,6达惊得张大了嘴巴,继而又策马行到卓容佳身边,兴奋说道:“卓姐姐,大哥的那幅水墨竹是你送的?”

    “水墨竹?”,卓容佳有些局促,但不易察觉,她不想让秦江沅误会了去。

    “大哥十五岁生辰的时候,你送的!大哥当成宝贝,一直挂在堂前,有一次丫头在擦灰时差点摔了画,还被好一顿罚呢!”,6达总算是助攻对了对象。

    “额?那么久我都记不太清楚了!”,卓容佳硬生生的结束了这个话题,我望了6谦一眼,他的眼里尽是寂寥!

    “明月亭见!”,秦江沅倒是有了眼力劲儿,见气氛尴尬,赶紧带我离去,其余人见状,亦不作逗留,任由心中无限遗憾徜徉在风里。

    大约半小时的路程,到了明月亭,方圆几里独独辟了这一处亭子,周围都是绿油油的草地,开满了叫不出名字的小花,游人笑语盈盈,三五结伴,东风托了纸鸢同白云争飞。

    “薄姐姐可有什么稀奇好玩的?”,6达一上来就问了我,依他的性子这样围宴而坐的玩法确实不是最佳选择,我倒是有主意,但一想着卓容佳带的横笛就成全了她:“有啊,这边风景独好,如果能有一曲天籁相和,保不准我就告诉你了呀!”,我这么一说贪玩的6达铁定要磨着容佳吹笛子了,而容佳能带了这横笛必定也是曲目精湛,必不会弄巧成拙。

    “容佳姐姐的横笛吹的可好了,这下有耳福了!”,栩栩并不知我的意图,但她这么说就算配合了。

    “都知道卓姐姐笛子吹的好,就我不知道,不管不管,我也要听姐姐吹笛子!”,自来熟的6达,张口闭口一个好姐姐,惹得卓容佳也喜笑颜开,不管是正中下怀还是喜爱6达的率性,她都点头答应了。

    卓容佳走了几步行到亭前台阶处,取下横笛,独立风中,笛声错落响起,一起一伏,或抑或扬,飘到耳际,漫溢心间,几乎同时微风阵阵,容佳的长被温柔撩起,衣袂飘飘,和着云丝和着花田,如同天上人间与她幻化成一片绚烂飞霞。如此佳人,是谁良缘?

    “卓姐姐,我真不是贫嘴,此曲只应天上有!”,6达孩子气地表情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只有那秦江沅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看不出什么情绪,我暗暗摇头,这古代的锦衣卫就跟咱们现代的程序员一样,万种风情好比对牛弹琴。

    “6小公子,真会夸人,容佳在此谢过了!”,卓容佳行了常礼,转而来到我旁边坐下,凑到我耳边说了句:“苡儿妹妹,多谢成全!”,我猛得僵住了,面无表情的盯着卓容佳,她全都知道?卓容佳嘴角上扬,自信飞扬,我一时说不上话来。

    “我笛子也吹过了,苡儿妹妹是不是该告诉我们什么好玩的呀?”

    “对对对,薄姐姐答应过的!”,卓容佳6达一唱一和的推我出来,扬栩栩也凑到我跟前坐着,眨巴着大眼睛期待的等着我,只有那6谦和秦江沅,一个扮成熟,一个耍冷酷,哼!待会准叫你们现了原形!

    “那~~这个游戏叫真心话和大冒险”,我刚刚开了头,6达就接着问我:“什么大冒险?我从来没玩过!是不是很好玩!”,扬栩栩性子也急,正专心听我说的时候,6达一插嘴,便伸手打了6达,让他闭嘴,好好听我说,6达朝着她做了个鬼脸就不做声了。

    “其实就是改良版的行酒令。一会我们围成圈,席地而坐,先由我们其中一人闭眼背诗,背完之时,这个镯子传到谁手里,谁就是被选中的主儿,然后由背诗之人问这个主儿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选真心话的就由背诗之人问个问题,主儿必须回答。选大冒险的也由这背诗之人出个题目,主儿必须去完成,若两个都不选则罚酒三杯!背诗之人不参与传递镯子,下一轮就接着由上一轮的主儿去背诗!这么说可还明白?”我一边说着,一边拿下我手上的镯子,当作传递的小物件。

    “有些不太明白,但大部分还是明白,不如先玩上一局,岂不都明了!”,6达说的有道理,我把镯子交到他手上,自告奋勇头一个背诗了。

    “准备好额,我要开始了,我一开始6达你就要把镯子传给栩栩,再由栩栩传给容佳......”,“知道知道,薄姐姐你开始吧!“

    “东城渐觉风光好

    縠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

    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

    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

    且向花间留晚照”

    背完后我睁眼一瞧,手镯在6达手中,其他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他,只有他左边的6谦一副逃过一劫的样子!

    “哈哈,6达,你说,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或是自罚三杯呀?”,我问是这样问,但希望他选大冒险,不然也就没那么好玩儿了!

    “当然是大冒险了,这才玩得尽兴嘛!”,极好,6达果然是个玩家!

    “不错,这样才尽兴”,扬栩栩这下怂恿别人倒是来劲儿,希望一会别轮到自己就开始耍赖了,不过为了不吓跑6谦和秦江沅,头一次还是不要太过了,不然一会没机会整他们了!

    “大冒险是吧,你看那边那个放风筝的小孩没有,藏青衣服的那个”,我随手指了指。

    “恩看到了!”

    “我的题目是:你去那个小孩面前,扭腰扮鬼脸说自己是吃人的妖怪!”,6达略微迟疑,我补了句酒令如军令后,他一步三回头在大家的嬉笑声中过去了。

    6达站在小孩面前昂挺胸仿佛做了坏事的不是他是别人:“小孩”,他一叫,小孩一脸无辜的盯着他,许是心里准备做足了,立刻朝着小孩摆手扭腰尖声尖气的说了句‘我是吃人的妖怪’,小孩瘪嘴瞪眼又捧腹而笑,我们一群人见了也乐得前俯后仰,眼泪直流!

    “哈哈哈,现在轮到我背诗了吧!”,6达没有一点被整到的懊恼,倒是自己都笑的开心极了。

    “恩,该你背诗了,镯子给我。”,刚刚6达把镯子给了栩栩,栩栩听到就递给了我。

    “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是大哥,哈哈,大哥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呀?”,6达背的迅,还没转完两圈。一背完立马睁开眼,迫不及待看是谁拿到了镯子。

    “我罚酒三杯!”

    “大哥,你也......”

    “我怎么,说了可以罚酒三杯,我没违反酒令啊”,说完一口喝了三杯酒,然后背了鹊桥仙。

    “秦大哥”,6达总是第一个叫出被选中的主儿,不等6谦问,他自己到畅快的问上了:“秦大哥你要选什么?”

    “真心话”,不同于6谦的谨慎,秦江沅处处带着横冲直撞。6谦听后思量片刻:“江沅,你虽是练武之人,但写的一手好字,不如送我们一人一诗如何?我定当找人装裱,常挂堂前!”

    “大哥,这算哪门子的真心话,你应该问秦大哥有没有意中人或者最讨厌什么,这样才算数呀!”6达不解6谦的用意。

    “呵呵,江沅你可应允?”,6谦笑笑看看6达,转而继续问了秦江沅。

    “好”

    游戏继续,开怀畅饮,三五好友,几壶老酒,落日余晖,抵暮而归。

    次日,云儿送来一幅诗卷,还有早前被秦江沅拿去的凤头金钗,我打开一瞧只有一行工工整整的字: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