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十九章 红螺寺祈福
    “我粗略估了一下,不消二十天,到6家药坊买药就不用带银子了!”

    “小宝!你怎么来了?”

    “我放心不下呀!我不来6大哥是不是打算就这么一直降下去呀?”

    话毕,6大哥的眼光不易察觉得在忠裴身上扫过转而向我,又道:“上次听了的你的法子确实有效,但别的药坊没几天也争相效仿,才刚有点起色,又渐渐失了优势”,我上前两步,侧头道:“所以你就卖更低的价格,甚至好些常用的药材都低价出售?”

    6大哥默认的点了点头,继续对我说道:“不过只一天的时间,其他药坊也纷纷照做,我们降他们也降。小得几个药房还好,不如6家根基深厚,但济世堂却一直我们斗到今天,看来是没有收手的意思了!”

    “忠裴,你好生糊涂!那济世堂明白,谁能撑到最后,谁就是赢,断不会突然收手的!而6家药坊有信心绝对撑的过他们?我常夸你心细,怎的就不提醒6大哥,也不找我说?”,这事本是那天我同秦江沅来这里,忠裴大哥找了机会悄悄提醒我的,虽不知当时为何瞒着秦江沅,但今日看6大哥的反应我也明白了些,这忠裴心中虽对药坊的情况了若指掌,但这6大哥好像听不进去似得。

    要说6大哥不待见忠裴,那他的地位与府中的其他仆人又一眼分明,但我就是想不明白怎么一到了药坊的事上,就有些顾忌。6大哥不是妒忌贤能的人不会因为觉得忠裴厉害过主子就有意打压,再说这还关乎他最在乎的6家药坊,绝不是什么儿戏之事,这么想来,这里面该是有什么瓜葛了?现下先帮忠裴解围是自然的,不管怎样从目前看来,他是一心为了6家,并无其他。

    “忠裴没有跟你说过药坊的情况?”,6大哥似是而非,颇有疑虑。我自然心中分明,与他说道:“说过呀!那会不是得了6大哥的令,日日都要同我说么?不过这忠裴也真是的,和6大哥你一模一样,就只报喜不报忧!要不是我今日心血来潮来药坊看看,你们真不打算告诉我?”,我见6大哥面有缓和又下了一剂猛的:“当然,我也不是6府的人,本就萍水相逢外人一个,你们不相信我,也是自然的!”,我瘪嘴轻笑,脸上写满无辜,这6谦敏锐,想来也是看的出我难过,也就信了忠裴吧!

    “薄姑娘”,一时心急,谨慎的6大哥也叫错了名字,看他这心有愧疚的样子,真是好气又好笑,我头往旁边一偏,迅的朝忠裴打了个眼色,又继续低头装的一副无辜样,余光间偷瞧的6谦拱手作礼:“小宝这话真是折煞了我,你是江沅带来的人,我哪有不相信的道理......”是,你信我也是因为秦江沅,不过本姑娘懒得跟你计较了,只是你可知我冰雪聪明,次次都要拿了秦江沅在我跟你之间划上一道楚河汉界,实在令我难受。

    我挪了几步,侧身对着6谦缓缓说道:“6大哥,你信我就好!,那6大哥眼下可有什么对策没有?”

    “说来惭愧,暂时......”

    “那你可愿在听我一次?”,想着忠裴的话他都不肯听,我也礼貌的问问,就怕我愿意帮,他却不那么想了。

    “你肯帮我当然再好不过,只要能先解决了这价格之争就是解了燃眉之急了!”

    6大哥这一次我真的要送给你一个大礼,不仅解决你的燃眉之急还要让6家药坊坐稳第一药坊的宝座!

    “那我就越俎代庖,先用了6大哥的人了,行不行?”,6谦笑笑让忠裴稍后吩咐下去,这段时间药坊的所有的人全听我的就是。

    “忠裴大哥,今日打烊后闭店三日不开!对外称6公子要去为家人祈福,另外吩咐下去,去街上买上九十九把檀木梳,买的时候定要想法子让大伙都知道,但不必太刻意,你可明白?”忠裴点了点头,我又转身对6谦道:“6大哥,剩下的就要劳烦你亲自走一趟了,到时候多带几个人,带了这些檀木梳,一同去红螺寺祈福,并请主持为这些梳子念经颂福”

    “你说的我们自然照办,只是我一点也想不明白这与药坊的生意有何关系?”,不只是6谦看忠裴的神情也不甚明白。

    “6大哥,我不是要卖关子,只是现在解释起来实在复杂,等三日之后我再一一说明可好?”

    “既然这样,我们就静观其变了!”

    “多谢6大哥信任”

    “这还多亏早前你的主意确实好,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放心交给你。既然要去红螺寺祈福,不如看看容佳还有扬姑娘他们是否也得空,我们一同前去有个伴,可好?”

    “我在府里也闷得慌,这样再好不过了!”

    6谦摇头笑道:“真不知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会心思缜密聪慧像个大人,一会贪玩调皮像个小孩,我要是能有你这样一个妹妹,必定疼爱万分!”

    我明白他的意思,自然句句都要断了我的念头。

    “我早就称你作6大哥了,既然叫了你一声大哥,岂不正是你的妹妹,若你真心,那可要说话算话,当个好哥哥!有吃的都要让着我!”

    “如此甚好!有这么个神机妙算的妹妹,以后我可就高枕无忧了!”

    我笑笑,任由他说去,我欠他的本就是还不清的恩情,又怎会明知他为难还要别有索求!

    “姑娘好玲珑剔透的心思,刚刚谢过姑娘了!”从后院出来准备回府,忠裴借口去前院药坊看看跟了上来。我没有停步只放缓了些:“忠裴大哥,你一心为6大哥着想,我都明白,不管如何,只要有我能帮上的地方你尽可开口”,我暂且停了下步子认真的跟他再说了句:“也许我们所处的境地不一样,但盼头都是一样的”,我转头正遇上忠裴感激的眼神,两人相视一笑再无其他言语。

    即使我有心打听,想来忠裴的性子也不会告诉我个中情由,不如随了他们去,来日方长,眼前先办了正事再说!

    第二天,早早准备妥当,6谦骑马,6达和我同坐了一辆马车出,6谦说出门在外云儿迎风都不能跟着,就将小棉指给我做了随身丫鬟,方便照料我。现在看来他对这个妹妹确实是好的。同去红螺寺祈福的除了容佳、栩栩还有秦江沅。容佳和栩栩坐了一辆马车,秦江沅骑马。

    “宝儿姐姐,宝儿姐姐”,自上次踏春后,她们都在外面时偶尔会称我宝儿了。

    听到栩栩的喊声,我撩起马车的绣帘,探头出去问道:栩栩妹妹?栩栩得我回应,答道:“姐姐和6达哥哥好生欢乐,我和容佳姐姐过来凑凑热闹,好不好?”

    原来是听我我6达聊的开怀,耐不住贪玩的性子,我这边正要答允,那边6达已吩咐小厮停下马车了还自言自语道人多热闹。

    “你们刚刚在聊的什么高楼大厦好像很有意思,可惜路途颠簸马蹄声响,我都没听的仔细,姐姐可不能偏心只讲与6达哥哥听!”

    “你平常爱看些稀奇古怪的书,但这也太荒诞了,简直闻所未闻呀!”容佳也绕有兴趣。

    “宝儿姐姐这都是从书里看来的!快告诉我是什么书,我也要找来看看,太有趣了!”,6达好奇的偏头望着我,什么书?我哪儿知道什么书?这可是阅历,说了你们也不懂!

    “那是个很奇妙得世界,那里屋子高有百尺,直触云端,星辰可摘,她们用灯光照亮黑夜,比烛光亮堂如焰火美丽,但永不熄灭,人们都不骑马…”,奇妙的描述吸引的众人都忘记了要问我书的事儿,认真听我讲起故事来。

    “那他们都坐马车?”,栩栩朝我倾了倾身子仰头问道,6达回了她道:“不对,她们怎么会坐马车岂不和我们一样了?那就算不得天人了!”,6达说着又朝我看了看,似在确定他的想法是对的,栩栩狐疑,转脸向了6达道:“那他们坐什么?”

    “她们坐汽车,坐飞机,这汽车可日行万里,那飞机可就更厉害了,能飞到天涯海角!”

    “就像鸟儿那样?”,栩栩天真可爱的样子,微蹙了双眉轻声说道。

    “恩!”

    “真是太有意思了!还有什么?姐姐一并讲给我们听听”,栩栩同6达一样爱这些稀奇古怪的事儿,容佳只觉得我是说笑逗唱了,没怎么插话,静静在一旁看着,偶尔有风轻扑绣帘,秦江沅的身影就嗖的从眼前飞过,又转眼被盖住的帘子挡了去。

    “其实那个世界最美妙的是,所有的人一生都只会娶一个人!”

    “只娶一个人?”,6达和栩栩异口同声道。

    “对呀!是不是很美!”,但凡向往爱情的男女,谁人不想要独一无二?

    “美则美矣,不过都是虚幻世界,当不得真了”,半响,从未参与我们的容佳,说了这一句,引得6达还有栩栩连连点头称道,虚幻而已!

    “本就是故事,听听就好,哪有男子只娶一妻的道理”,容佳正了正身子,神情寂寞。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