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二十章 求而不得
    “那就有劳主持了”,我和6达站在6大哥身后窃窃私语,等着6大哥和主持商议祈福的事儿,秦江沅斜对着我们独自站在一边,容佳和栩栩在庙祝那里求签,我等着一会6大哥这边忙完后也去求一支,这次专选了大名鼎鼎的红螺寺就因为灵验,怎么也要去试试的。

    我侧头用手挡了半边脸,压低了声音对6达说道:“一会咱们也去求一支上上签”,我逗了逗6达,却半响没听到他答我,遂又伸手戳了戳他腰,他怕痒的躲了躲,我捂嘴偷笑:“叫你不......”,仰头现旁边的人哪里是6达,是不知何时神不知鬼不觉过来了的秦江沅,我的脸有些烫,扭头连忙去了栩栩容佳处。6达这才不知从哪儿冒出来跟在我身后追来:“姐姐,等等我,我也要去”

    “你们都抽了什么好签,让我瞧瞧”,他没有跟过来我浑身自在了些,好奇的探头探脑,看看容佳的签,念到:“东方月上正婵娟,顷刻云遮亦暗存;或有圆时还有缺,更言非看复皆全”,等我念完,容佳就将观音签递给了庙祝,庙祝捋了捋胡须,将签放到一边,继而高深道:“小姐刚刚道问姻缘,从签面上看,小姐腹中疑惑纠缠,浮云蔽日之象,话有云:‘守得云开见月明’,小姐只需等待,心中疑惑自然得解。月自有圆缺,天自有风云古来如此,如有不测亦是世人强求而已,凡事皆有定数,得失由命,虽有缺陷亦有圆满,祸福自负之意也”。

    “庙祝,你看看我的呢?”,栩栩着急的递了自己的过去,庙祝老头一反刚刚得神秘莫变得和栩栩一样表情生动。容佳得了解,自顾去给菩萨磕头去了,定是望得了指点吧,我看着她的背影,心事重重,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人生佛魔之间,所得之果皆为自己所种之因,而后种种逃不过一个痴而已!

    “宝儿姐姐你和6达哥哥也求一支吧”,栩栩轻快的笑声,拉我回神,见她喜不自禁,问了她得了什么好签,原是这丫头孝顺,给父母求了安康的上上签。

    “我本来也想求的,你不说我倒忘了”,我转身走到佛像前跪在了容佳旁边的蒲垫上,但见她眉头紧锁心有痴缠,我不禁有些担心,遂虔心求了菩萨:相识一场,惟愿最后,人人安好!睁眼,摇签,签出。6达见我走开,也上来拿了签筒摇起来。

    “小姐要问什么”,庙祝一问,我倒糊涂了,我一外来之客,这里都不属于我,我要问什么呢?

    “姐姐定是不好意思了,就问姻缘吧!”,不等我回答,嘴快的栩栩已做了主,我见容佳起身过来,忙改口对庙祝说不问姻缘问人生。

    “否极应知有泰来,灵芝生出自起埃。阳回九十困春去,时至百花一齐开。小姐问的是人生,此签为上上之签,否极泰来之象,无需多说,小姐自当明白!”,这庙祝老儿,还真是偷懒,怎的到了我这里就只言片语打了,不过若真如他所说能否极泰来也不错,薄家之祸为否,接下来也该好运当头了吧!

    “今夜就歇在水月林了,主持已吩咐了去收拾。此处背倚红螺山,南照红螺湖,山环水绕,现下没事你们可到处去看看”,6谦过来同我们说了安排,便吩咐了忠裴同他一起先去水月林那边看看,顺便把包袱都放过去。容佳栩栩秦江沅也都要先去放了包袱,我和6达有6谦照料自然不必为这些琐事烦心,说好一会在这里碰面后,便辞了他们自顾去了这碧波古刹深处。

    “师父”,6达双手合十朝迎面而来的小和尚行礼,小和尚亦放下手中木桶,双手合十回了礼,我在一旁看着浅笑安然,浮华之心似寻到了安稳之处。

    “姐姐,小师父说在前面观音殿就有,我们要不要等大哥他们来了再一起去呀?”

    “一起的话,说不定咱们的心愿会被他们偷偷看了去,我可不愿意!你愿意你等!”

    “哈哈,我也不愿意,我要偷看他们的!”

    “那不就对了!”

    在观音殿向一年纪小小的沙弥讨了红纸,我同6达背对着各自写了自己的心愿。写完后见小沙弥手里有一竹筒,我寻思了片刻哄得那竹筒,半响见6达还没有写完,忍不住探头瞧他写了什么。

    只见得小小纸条上密密麻麻写了好长好多,我定神许久,就看到栩栩二字,心里忍不住笑道,眼神不好还能瞧得关键字眼也是值了,许是我一时得意出了声音,6达猛地收起纸条,一脸防备的问我瞧到了什么?

    “你请我吃好吃的我就告诉你!”,见他一脸紧张,更是要逗逗他了,让他平时口无遮拦,如今也要让他尝尝个中滋味才好!

    “那我请姐姐吃遍全京城最好的,姐姐可要替我保守秘密!”,眼见暴露,6达羞红了脸,只能想尽法子先稳住我这唯一的知情人了,年少时光,魂牵梦绕欢喜悲伤只为心中那人,这样的美丽心情,我必定是要怜惜一片赤子心了:“你写的歪歪扭扭像小蚂蚁一样,别说我了,怕是菩萨也要好生看个几百遍,才看得清,我看你呀,是不想菩萨帮你咯!”

    “真的吗?”,我这么一说,6达又小心翼翼理开纸条,仔细瞧瞧了,似乎觉得有理,转身要回去重新写一张。

    “密是密了点,不过菩萨都是火眼金睛啦,他们神通广大还能瞧不出你的心思!”

    “真的?”

    真是个好哄的家伙!我一改口,又麻溜的跑回来,同我一起去挂这红纸条。

    “好了,我丢的这么高,菩萨肯定第一个看见我的,姐姐要我帮你吗?”,6达拍了拍手,正为自己丢的稳丢的高而开心。

    “不用!”

    “咦,姐姐为何要埋在树下?”

    “天有不测风云,万一晚上下了雨,菩萨还没来得及看到我的心愿就被那雨水冲了去,岂不白忙了?”,我头也不抬的继续摆弄着装了祈福红纸的竹筒。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姐姐怎么不早告诉我,姐姐哪里拿的竹筒,我也要!”

    “你挂的那么高,正好!我这是力气不如你才想了这法子。”

    这次任我怎么说,6达都没有听进去,还愣是让他找了个竹筒过来。

    “这次这么快就写好了?”

    “我只需把先前这个取下来放进去不就好了?为何要再写一次?”说话间,6达身姿轻盈,一跃而上十余丈高,惊飞了栖在枝上的鸣蝉,径自取将下来。

    “好厉害的功夫!”,没管我的惊讶,6达自顾的将纸条放入竹筒中,蹲在我旁边学着我的样子埋起来。

    “一会可不许将这个秘密告诉了别人,不然以后我都不理你了”

    “我没那么傻,万一被人挖出来岂不露馅儿?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击掌为盟!”

    “击掌为盟!”

    “啊!”趁6达不注意,将满手的泥抹在他脸上,然后赶紧逃跑,跑出一米多来,才猛地想起来这小子功夫了得,我这不是自找的吗?遂赶紧加快了步伐,逃命似得跑起来。

    6达顶着大花脸十分不好意思,一手挡了脸来追我,却因视线不好,追个不着!院子里的小沙弥驻足观看被逗得乐得前俯后仰。我见状一边回头笑他,一边跑,一个踉跄一头往地上栽去,说时迟那时快,赶紧用双手蒙住脸,心里想的全是保护好这张脸,然后就像上次在元宵节的时候一样,一双温暖有力的手在危急时刻将我拦腰抱起,这感觉熟悉的恍如昨日,是6谦吗?

    我抬头,手指开了个小缝,果然是他!便连忙放下遮住脸的双手,开心的叫了声:“6大哥!”

    “一个莽莽撞撞的弟弟6达就够我头疼的,再来一个莽莽撞撞的妹妹小宝还怎么安生呀!”,6谦说着轻轻的摸了摸我的头,宠溺不已。

    “哈哈,6达哥哥你的脸......”迎上来的栩栩指着6达哈哈大笑,容佳一看也是掩嘴偷笑,秦江沅知道是我的恶作剧没有多言,但也未见得他开怀,反而隐隐有一丝不悦!

    “6达,洗了脸,到清风斋用晚饭”

    “是,大哥”,6达一点没有被捉弄的懊恼,轻快的回了6谦。

    “你也是,赶紧去洗洗手,哪里弄得这满手的泥”,6谦像个大家长一样,把这弟弟妹妹的照料的仔细,我微笑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同6达一起去找水去了,两人还没玩的够,你挤挤我,我推推你,躲躲闪闪的走开了,身后的几人笑将出来,直说我们小孩子气的很。

    夜凉如水,流萤扑扇,我和容佳无觉,双双站立窗前。

    “记得十五岁那年,也是在这红螺寺,我们第一次见面,却亲的像认识了很久一样!苡儿妹妹可还记得一星半点?”,容佳的声音清透柔美的开在这华灯初上里,眼神清澈转而盼我,天然一段风韵,稀疏堆在眉梢,浓密的青丝,柔顺的放下来,随意垂在肩上,美丽袭人的样子流转我心间。

    “我和姐姐是在这里相识的?”

    “恩,你半夜饿了,偷吃了佛前的供果,被当成小贼追了一路,后来就闯到我房间了”,容佳温柔的侧身看着我,眼里全是笑意:“不过两三年,竟脱了层皮,变得这般倾城倾国,惹人喜爱!”

    “变得只是皮囊,薄苡还是那个薄苡!”

    “这么说,妹妹应当还念念不忘那才华横溢的叶公子了?”,我盯着容佳好看的脸出了神,恍惚间心里很不是滋味,从前的那个薄苡她喜欢叶霖,现在的我喜欢6大哥,她看得分明,却为难的我不知左右,总觉得是不是枉费了对她的一番好。

    微低了头,我不知如何作答,笑容僵在嘴角有些生疼。

    彼时,见得容佳两手搭在一起,微微屈膝,颔,对着窗外方向行了礼,明眸皓齿,灿若朝霞。我循着望过去,6谦和秦江沅同穿了月牙白的衣裳,徐徐走在园子里,此时见到了我们方才停下步来,并排而立面向我和容佳站得端正。

    6谦一手放在背后一手托在腰间,温和有礼的朝我们轻轻点头示意,之后眼神再没离开容佳半步,我侧头看了一眼容佳,双颊绯红欲说还休,荷粉色的裙角随风轻舞,我跟着她的眼睛看去,秦江沅随身的佩剑隐约有光辉,衬的他更是神武非凡。

    我心里突然隐隐作痛苦涩生疼,怪老天不够爱怜,不让我生成容佳的模样,不然,至少此时,如果他如此温暖的望向我,我会回他以雀跃的目光和神采飞扬的脸。

    我以为,将他藏在心里,任时光风干吹白,轮廓尽可渐消;我以为,在人前绝口不提,教自己好心相忘,姓名尽可陌生;我终是明了,我以为的终有一天,我会将你彻底忘记是大错特错,像此时,我看见你求而不得,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我咽了咽眼泪,伸手拨头遮掩过去,遂又低头转身离开,去睡吧!睡着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