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秦大人
    “我们还是去济世堂吧,那里便宜!”,“可是6家药坊有高僧祈福过的檀木梳相送,能庇佑我们的!”,见有两人踌躇不前,犹豫不决,我混到人群里,挤到他俩旁边装作不经意的说道:“偶尔便宜还算做善事,这长年累月的便宜,不知道药材怎么样!看病嘛还是得花了钱赶紧好,身体重要嘛!”,本来还拿不定主意的两人听了后,觉得甚为有理,赶紧接在队伍后面排起来,连带着刚刚在旁边围观的几人也窃窃私语道:“就是,怎么会一直都那么便宜,肯定以次充好了!”,我滴溜溜转了转眼睛,心里暗暗想到:“只这么稍微暗示,你们就变了,也太容易不坚定了吧!不过这样最好,只怕三人成虎渐渐的这济世堂日子得要不好过了!”。

    我抬头正好撞上忠裴的目光,忠裴笑着摆摆头,一副夸我机灵的模样,彼时一衣着华丽,脸色稍白少有血色的夫人被小丫头搀着,走到了忠裴身边,忠裴立刻又一脸正经和气的样子先招呼了那位夫人道:“张夫人今日气色已好了许多,这些药您按时服用自然见好!”说着从柜台上接过伙计递过来的药包小心交给张夫人身边的丫头,丫头接过药包后,忠裴又从柜上的小箱子里拿出一把檀木梳递给张夫人,道:“张夫人,这是前几****家公子去红螺寺时,顺道带过去请了主持诵经祈福过的梳子,希望能护佑您安康!”,张夫人闻言,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回道:“6公子实在仁心,这红螺寺主持乃是得道高僧,能请得他诵经祈福,我必定好好珍藏”,这张夫人说完,放开了丫头的手,怏怏的给忠裴谢礼,忠裴见之,连忙让那丫头扶着她家夫人了。

    “忠裴大哥,熟客呀?”

    “这是张大人府上的二夫人,极为受宠,从前也来,但后来就爱去济世堂一些,今日也不知怎么的就来了我们这儿”,忠裴说道这儿,停下来问我道:“这些都该是受你这小机灵的影响的吧!”

    “忠裴大哥,你先忙着,你看还有这么多人呢,我们回去再聊!”

    “对对对,我可忙着了!”

    “小宝,6公子叫你去后堂”,伙计小平站在门槛边上踮着脚扯着嗓子叫道。

    “恩,来了!”

    得亏了开门前准备工作做得好,人来的特别多,从柜边挤到后堂都要花上好几分钟,不然可全要乱套了。

    “6大哥,你找我?”,我定直站在6谦面前,偏头瞅了瞅桌上的好吃的,他见我一副馋样儿,笑笑道:“忙了一上午了,快吃点吧!”,我猴急的拿了一块往嘴里塞,边嚼边谢:“谢谢6大哥,真好吃!”,真是有些饿了,两三口就吃掉了一个点心,吃完一个又选了个浅紫色花朵样式的点心,看起来味道不错,刚要往嘴里送,忽的又想到了什么,赶紧又拿了一个一样的递给6谦。

    “6大哥,你也吃!”,

    “你吃吧,我不饿!”

    “就吃一个!”,不容他拒绝,我手又往前伸了伸,几要递到他嘴边了,他才忙接下来说就吃一个,其余的都给我。

    “秦大人”,点心还没有吃到嘴里,6谦又急急的将其放回盘子里,招呼了这身穿锦衣的贵客。忠裴看到6谦投去的眼神埋下了头,6大哥叫的这位秦大人并没有应声,只饶有趣味的看了我两眼,自顾坐到了堂上,6谦忙端了杯茶过去,这秦大人喝了一口才慢悠悠的说了句:“最近6家药坊在京城名声大噪!看样子你做得不错!”。“是,秦大人,您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完成!”,6谦恭敬谦卑谢过来人的夸奖转而示意忠裴带我先下去。

    “等等”,这秦大人一句等等,忠裴立即转身********,我亦跟着停了下来,转身面向6大哥和他。

    “这就是你的军师?”,来人起身,走到我身旁转了一圈,观察入微,又道:“从前没见过,是哪家的姑娘?”

    “您可真厉害!6大哥都没能一眼认出我呢!”,我看来人年过花甲,满以为是个老眼昏花的老头,却没料到他早已识破一切,于是忍不住答了一句,6大哥和忠裴在旁边欲言又止,我才惊觉自己唐突了些,连6大哥都那么恭敬尊重的人,想必身份定是贵重的很,想到这里才不自在的捏了捏耳朵,低下了头,心里默默念到,千万别生我的气!

    “我以为这神秘军师是个羽扇纶巾的逸群之才,想不到是个女娃娃!”,我抬眼看了看他没敢接话,他又继续道:“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我看了看忠裴又看了看6谦,没见他们阻拦,便小心应道:“回大人,没有人教我!”

    “哈哈哈,到是聪明,转眼就有礼有节了”,被他夸得心虚,只想赶紧离开这儿,要是换了平日6谦早就看出我的不自在帮我解了围了,今日在这老头面前竟全然没了往日体贴的举止,顺从的像孩子对着威严的父亲。

    “忠裴,你带她先下去,我和你家公子说会话”

    “是,大人!”

    忠裴顺手关上了门,扯了扯我的袖子示意我跟他走,直走到那株茱萸树旁边才侧头小心翼翼道:“今日你先回去,秦大人对你上了心,怕再待下去会有穿帮的可能”,我会心的点点头,趁人多,悄悄的离开了。

    越走我的思维越活跃得不停猜想,刚刚6谦之所以稍有愠怒估计就是责怪忠裴没事先通报,怕我的事穿帮,不过忠裴这样仔细的人,没及时通报只有一种情况,肯定是那老头阻止了!但我能了解的,6大哥按理也该知道知道才对,为何还要错怪忠裴呢?想着上次忠裴私下请我帮6家药坊的事,似乎这6谦和他关系极为复杂,是既相濡以沫又心存戒备的那种。

    而这秦大人,我记得有一次正和6家兄弟在前厅说话,忠裴来报,说秦大人到,6谦便急急让我回自己的园子去了,还交代他没安排人来请的时候暂时先不要去他那里。而事后有一日6达说起时,分明又说的是义父去看望他们,如果天底下没那么多的姓秦的大人,那这秦大人十有八九就是6达说的那个义父了!既是义父为何对外又称了秦大人,真是想不通!

    仔细理清了这些线索,确实跟找回薄家女儿没什么关系,就不多作纠结了,遂而兴致突变,对一路的景致仔细欣赏起来,只是早已是正夏,只觉得到处都耀眼,天空、地面都仿似起了腾腾的热烟,那刺穿云块的阳光就像根根金线,纵横交错,织成一块锃亮的金面丝帕盖在了湖面上,光亮得让人睁不开眼,还好河对岸几处凉亭旁边,有几片白芍药花开的正好倒自有一番冰清玉洁晶莹剔透的味道,给这炎炎夏日平添了几分清爽。

    “总算追上你了!人不大,脚部倒还快!”,我停下步子,转头看旁边这骑了高头大马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神出鬼没的秦江沅。

    “你找我呀?”,习惯了他的出现方式,我无精打采的眯着眼仰头问他。

    “听说我爹去了药坊,还问了你的事”

    “那老头是你爹?”

    “我看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你爹只是问了给6大哥出主意的是不是我,其他的没有穿帮,你放心吧!”

    “他们都夸你聪明,我看未必!”

    “随你怎么说好了,我看被你气死前,这太阳早都把我烤化了,到时候我就会化成一道白烟滋溜溜的升到半空中,机不可失啊,你赶紧欺负我,不然等我噌的被风吹走了就没机会了!”

    “你这满口胡诌的什么?”

    “我说你爹要杀杀要抓抓,不然你现在就把我抓回去没准还能领赏!”

    “真是拿你没辙!”秦江沅见我言不对路,不愿再同我说下去,拉我一起上了马,往6府方向奔去。

    “早知道,你就早点带我上马呀,真凉爽!”,我往前伸了伸脖子昂起头,闭眼恣意享受马儿奔驰带起的凉风,丝毫未觉得哪里没对,既没心思跟秦江沅拌嘴也没心思拒绝他的好。到6府门前,他抱我下了马,我站直理了理衣服,对他说了句谢谢。

    “你这几日还是别往药坊走了,你的那点小聪明是瞒不过他的,你自己倒还好,小心别连累了你爹和你娘”

    “你不是说要帮忙把我们带出城去吗?有眉目了没?”

    “你放心,时机合适,我定会做到!”,他说的掷地有声,我目不转睛认真盯着他,动了动嘴几次吞回去要说的话,半响终于丢出一句:“我知道你喜欢我”。

    许是,没想到一个姑娘会这么直接,装酷的秦江沅猛地惊了一下,又故作镇静,只是牵绳的手握的缰绳更紧了些反而出卖了他,我笑笑再一看,他满脸涨的通红,不停的左看右看掩饰自己的不安。我欠他的其实很多,我能做的只是告诉他真相:“我知道你做这些都是因为喜欢我,我也知道你知道我喜欢6大哥,你为我做的这些,我本应该拒绝才对,但我现下除了你好像也确实没有其他依靠,所以才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可我不想欺骗你,做这些不会换来我的爱情,但是我会记住你的恩情,如果有朝一日机缘巧合,我一定会回报!”

    “谁要你回报了,你从头到脚都是我买的,你给什么还不都是我的!”,他有些生气,头偏到一边不看我,我踮起脚尖用手扳正他的脸,盯着他惊讶又俊朗的脸庞一字一句说道:“你是我的头号恩人,一笔一笔桩桩件件我都会记得清清楚楚,绝不会忘恩负义的”,说完我放开了他,转身往6府里面走去,边走边背对着他挥了挥手,留下一句:“我知道你今天被我吓的不轻,赶紧回去压压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