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秦大人2
    见过那秦大人后,又过了有四五日,每天都在屋子里和迎风云儿学着编花结,闷是闷了些,但也好玩得很,现下倒是什么六瓣花结、双鱼儿、同心结都会了,迎风最是手巧,编的都是些兔子、菠萝精致的让人爱不释手,我也自创了个四叶草结,编了两个一模一样的给了薄老爷薄夫人。

    “爹,娘书里说过这个叫四叶草,代表的是幸运,你们可要时时都带在身上额!”

    “以前哪能看到你这么乖巧的承欢膝下,现在倒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薄老爹说着看了看薄夫人,两人笑的释然,薄老爷仔细的将四叶草结收了起来,薄夫人也收好后,温柔的给薄老爷添了一盏茶,我看着他们现在的恩爱模样,内心也莫名的温暖,撒娇的嘟嘴道:“爹和娘现在不拌嘴我都不习惯了!”

    “可不是,我和迎风早就觉了,不过现在的老爷夫人我们喜欢,以前的也喜欢!都好着呢!”,云儿说完,又继续埋着头打着花结。

    “以前叫欢喜冤家,现在叫相濡以沫!”,果然是稍微读了些书的人,迎风说话总能对上点。

    “对对对,我刚刚也这么想的,就是一直想不起这词儿,说不出这么好听的!”,说道想不起这词儿的时候云儿讨喜的挠了挠头,逗的我们几个全笑出了声,我边笑边道:“我是没指望从你嘴里能吐出象牙的!”,迎风聪慧,稍平息下情绪接了一句:“对对对,我也不指望她嘴里能吐出象牙来!”,薄老爷薄夫人看着我们笑着摇摇头,云儿见状,眉眼凑的近了些,瞬又恍然大悟似得追着迎风围着桌子转着跑起来,一边追一边说道:“你才是小狗,你才是小狗!”,迎风讨好样儿的说:“是是是,我是小狗,我停下来,你可不能挠我!”,说话间迎风便停了下来,对着正扬手的云儿撒娇道:“汪汪,这么可爱的小狗儿,你下的了手吗?”,见惯了举止得体的她,忽的这么活泼调皮起来,乐得一屋子人喜不自禁。

    “姑娘”

    “姑娘”,听得门外有细细的女声,能来这个院子的应该是小棉了!

    “进来吧!小棉”,小棉低头碎步,几步轻盈到了我跟前,说是栩栩和容佳来了。

    “那烦请小棉帮我领了她们到这儿来吧!”

    “姑娘言重,小棉自当办妥帖了!”

    听说容佳栩栩要过来,薄老爷薄夫人带着文叔迎风先回屋去了,留下云儿在这边伺候,我让云儿收了收榻上的花结带子,备了壶我新存的花茶。

    还未进得门来,便听见珠摇玉翠的声儿,我起了身往门口走去,正巧迎上进来的栩栩和容佳,栩栩一袭荧光绿的大袖衫内里衬了一桃红边和一浅墨绿边的衬子,尤为光彩活泼,更精巧的是头上所坠皆为嵌了小翡翠的黄金头簪,耳坠子也是同样款式的,处处相得益彰,我看得都愣了一愣,直夸好看的很。栩栩不好意思的颔笑了笑,便接着告诉我来意了,原是容佳父亲的寿宴还有几日时间,找我出主意,我仔细思索片刻,只答了他们让容佳独舞一只即可!

    “可是姐姐,我还是觉得上次你给薄老爷准备的寿辰更好玩呢?”,扬栩栩两手托腮,长长的耳坠子随着她偏头摇摆不停。我翻转茶杯给她俩一人添了一杯茶,道:“这是前些日子收的玫瑰,做了花茶,清香养颜”,递到她们跟前儿后,坐下继续说道:“那是因为我爹生性爱热闹爱玩,卓大人这次过寿可还邀了许多达官贵人不只是我们几个而已,那样的场面实在上不了台,好了那些就别担心了,交给卓家的管家去办更好。而我们只消帮容佳姐姐就行了!”

    “帮我?你刚刚不是说......”,容佳听着有转机,遂又来了精神。

    “你来找我出主意,我总不能就这么推了去,寿辰的事虽然帮不上忙,但你的忙我是要帮的!”

    “上回你办的确实有意思,我这才想让你帮帮我出出主意,让我爹也高兴高兴,可你刚刚不是......”

    “那我便直说了,卓大人的寿宴我是不能去的,这你们也明白,所以我即使想到再好的主意到时候也不能在旁边帮衬着你,如果有个万一,难不成你还想让我飞过去把问题给你解决了是不是?再者这次卓大人大办寿宴请了那么多贵客,其中更不乏将门之后、名流公子,想来也有为容佳姐姐你挑选夫婿之意,退一步说即使卓大人没有这打算,难道姐姐你就不想在这个时候给你的心上人留下些难以磨灭的印象?”

    “姐姐,你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连卓大人的心思都能一猜就中!太神了!”,吃惊的栩栩站了起来,我亦站了起来轻按着她的肩让她坐下,道:“这哪是我聪明,你想呀,家境就不提了,容佳姐姐这般美丽动人,还未定下姻亲,卓大人肯定要凑齐了京城所有好儿男,给姐姐挑个最出色最英俊的,怎能叫姐姐明珠暗投了是不是!”

    容佳偏低下头,抬手簪了簪钗,神色动人,眼波流转,此刻定是又想起他了吧!我笑颜如花的盯着她,心里苦笑,不知自己到底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对6大哥而言,他只怕是会觉得我是喜欢他才处处撮合容佳和秦江沅;对容佳而言,她亦怕是觉得我是出于私心才帮了她,这样来看是无论是谁都会觉得我是私心了,不知道谁会懂我的一片诚心,我真的只是想尽量成全他们的心意,其余的再交给缘分定夺罢了。

    “不知怎样品貌非凡的人才入得了容佳姐姐的眼,仔细想来也实在没有几个配得上!宝儿姐姐你说是不是?”

    “配得上配不上,可不只是样貌英俊钱财万贯才算,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要懂得疼惜我们的容佳姐姐”,我有意引她往6大哥身上想,也只有爱她的人才能喜她所喜,痛她所痛,比需要靠处处去讨好才能得来珍惜强得多!不过知易行难,深陷的人总是更容易飞蛾扑火。

    “好了好了,瞧你们两一唱一和的,羞不羞人!”

    “脸红了,脸红了”,栩栩打趣道。

    “我知道姐姐除了笛子吹的好,舞也跳得好,到时候只需简单布置布置环境,能衬托姐姐的风采就行了!”

    “那妹妹可有什么好主意说与我听?”

    “我看明日你先带我去你府上看看情况再说,不然如何能因地制宜,是不是?”

    “妹妹说的在理,不过父亲寿辰就在这几日了,还要准备许多东西,你还是今日就陪我去看看吧!反正今儿府上也没外人,我对他们只说是别的姐妹就好了!”

    “这......”

    “好妹妹,就今日吧!”,容佳说着温柔的拉起我的手摇了摇,看她心急我也只得应承下来了,吩咐了云儿去告知薄老爷薄夫人后,便同栩栩容佳二人一起去了卓府。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云儿拉着我快步走到屋里,指着榻上桌上放满的衣服饰让我看。

    “怎么回事?”,刚刚回来我也一头雾水,没弄清楚怎么回事。

    “小姐出去后不久,6公子就派人送来这些,说是......”

    “你倒是快说呀,到底怎么了?”,看云儿吞吞吐吐的样子,不像是有好事的样子!又再催促她道:“你说仔细了!”

    “早上小姐不是跟卓姑娘扬姑娘说过不能去寿宴的吗?”

    “你的意思是6公子他让我去卓家的寿宴?还好还好不用担心,我跟6公子说说就是!”,原来是这事儿,6谦稳重持成道理总是能明白的,可能也是一时替容佳高兴忘了我这茬儿了。

    “小姐,6公子说是秦大人交代的,你必须要去!”,云儿担忧的望着我,我一时也不知道要如何办了,只得再问问她:“6公子可还说了别的?”

    “6公子说,你自自然然的就好,他们会照顾好你,这些衣服饰跟京城里的小姐姑娘们都是一样的,怎么穿也不会怪异,倒反而不会让人特别注意,到时候他会让小棉同你一起去,让你不要太担心!”,我没做声,云儿把榻上的衣服挪了挪,又过来搀了我去榻上坐着,继续说道:“小姐,你看?”

    “云儿,没事!不还有6公子秦公子吗?他们会护着我的。再说秦大人也只是看我有几分小聪明才让我去见见世面,以后好多帮6家药坊而已,他什么都不知道,不去是万全,去了多加注意也就好了!”

    “真的吗?小姐,云儿担心......”

    “真的......小姐什么时候骗过你,这点儿事儿还应付的过来!”,云儿情绪渐渐平复,我转而道:“把这些都收起来吧,哪用得着这么多,6公子也太小题大做了”

    “小姐错怪6公子了,6公子说不知道你喜爱什么颜色样式,才准备了这许多,随你挑选中意的,6公子对小姐也上心的很!”,云儿得力的收拾着,井井有条分门别类。

    “云儿,你说小姐喜欢什么样的?”

    “小姐喜欢样式简单颜色素净的!”,她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你对我上心,就自然知道我最喜欢什么,偏偏是准备许多让我自己挑,才是不上心呢!”,我说着端起先前的茶抿了一小口,就只一下午天气还这么热却也凉的够透。云儿明白我的意思却找不到话,只沉沉唤了声:“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