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鸳鸯谱
    (今日两更,求推荐票!)

    席开一刻,并未见得有何异常,那秦大人与卓大人自是把酒言欢好不逍遥,根本没有闲暇管我,这时方才稍稍松了戒备,自取了一小碗右手方的羹汤,填了填肚子。

    “小棉,你要不要也吃点?”,我坐着都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小棉估计也一样,于是小声问了她,小棉往前躬了身子听我说完话后,道:“谢过姑娘,我不饿”,说完又退去了后面,我见她守规矩的很,心里除了疼惜也不便再相劝了,只想着等宴会结束再给她弄点吃的就是了。

    来之前6谦早已交代,为避免我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和6达还有秦江沅不会跟我过多交谈,只在暗中悄悄保护我,这会子我端坐桌前,酒也不能喝,饭菜也不能多吃,身边连个熟识的人都没有,简直无聊透顶,只期待宴会能早早结束好离了这不自在的地方。

    这样的时间长了,我也静了下来,左右瞧了这卓府,比之之前的薄府,这才真真的是碧瓦朱甍雕梁画栋,单单是眼前这处海墁的园子就满是四时不谢之花,八节长春之草,高搭的凉亭点了灯,明亮的通透,凉亭直下过来约二十丈有余,是一处从外面引水进来的圆形绿水湖,这湖外修了闸口,能自行换水蓄水,湖内环面开了一圈的荷花,比之胡乱种了的那些当真是别有洞天。那日白天来的时候,心里想着正事,没有好生欣赏,但已觉是琼台玉宇神工天巧,今日天色虽暮,眼前分明是同一处却又好似未曾来过一般,白天夜晚各有千秋风骚不同。

    “姑娘”,小棉轻唤,方见得众人都停杯凝神,我侧坐向右,湖面一盏大大的寿桃灯漂将而来,我抿嘴轻笑。

    寿桃灯瓣缓缓起开,一名身姿窈窕如柳扶风的女子轻摇而起,舒展犹如嫩芽逢春,容佳身着一袭红透的广袖羽衣,怀抱琵琶袅袅旋立,彼时,两名女子一跃而起如雁过寒潭踏到寿桃灯边,一人搀了一边将容佳携到我不远处的舞榭歌台,女子退却,容佳的琴音由悠扬变为嘈嘈急雨,同时脚上舞步不停,一脚高踢,腰身软软低仰而下,飞舞的纱裙遮去大部湖面,鬓边绸带亦起舞缠绕了及腰的乌,众人屏气凝息,深恐惊了这红衣仙子,忽而琴音缓缓,婆娑间一跃一旋,琵琶反手而弹,天衣裙裾,鸾回凤翥,翾风回雪,摇曳生姿,玉饰金钏叮当作响,清音绕梁,众人为之惊羡,看得忘了呼吸也忘了时间。

    容佳一舞动全场,婀娜而立,她的贴身丫头上前拿走琵琶,她这才得以屈膝行礼祝卓大人生辰快乐,霎时间人人鼓掌称赞,纷纷艳羡卓大人有女如此,实在福气!此间的公子们更是被这顾盼生姿摄了魂魄去。

    卓大人点头微笑,对容佳甚是满意,容佳正要迈步而去,一眼看见了我,又款款走到我跟前,坐在旁边在我耳旁小声低语,说道:“怎的6大哥带你来,你就来,我请你你就不来呢?原是潇洒儿男比自己姐妹重要多了!“,见我怔怔得,一下答不上话,她才捂嘴窃笑道:“瞧把你吓得,逗你玩呢!6大哥待你如亲妹妹,带你来是自然的,我怎会见怪?”

    “姐姐,你别取笑我了,我真是迫不得已!”,我思虑再三还是选择了隐瞒,秦大人是秦江沅的父亲,少说与她总是好的。见她还不肯作罢,我往****了倾身子离得她更近些,在她耳边低语道:“姐姐,我看以后这京城只怕没有女子能比得上你呢,连妹妹都看的如痴如醉,更别说你背后那许多双巴巴望着的眼睛呢!”,容佳微微侧了头,余光里满是羞涩:“这会儿先饶了你,我先去换衣服了,一会来找你”,我朝着她点点头,她这才起身离去。

    我埋头饮汤,忽的有两条黑黑的身影由远及近由长变短越来越近,我放下汤碗,往右一瞧,是他们!

    “江沅祝卓大人日月昌明、松鹤长春”,秦江沅拱手作礼,先祝了卓大人生辰,又在往左前方斜了些道:“见过父亲大人”,待秦江沅说完,6谦亦依了规矩一一见礼。

    两位大人扬手示意他们入座,坐在卓大人左侧的秦大人忽而问道:“卓大人,令嫒今年可是整整18了吧!”

    “秦大人好记性,只是说来惭愧,她母亲爱的很,至今不曾许下婚配,非要多留她两年!秦兄你家的公子,一表人才,又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不知是哪家的姑娘才配得上啊!”,两位大人的话,听着有些不对劲,遂看了看斜前方的6大哥和秦江沅,他们相视一瞬,脸上的不安一闪而过,遂又端起酒杯浅酌一口。

    “承蒙卓大人夸奖,犬子也是至今未曾婚配,也是令我头疼的很。令嫒出尘脱俗丽质天成,卓大人好福气呀!”,两位大人推杯换盏间不断夸赞,用意呼之欲出但谁也没掀开了这层纱。忽的稍角落的位置有一上了些年纪的高高瘦瘦的男子拱手道:“秦公子英武非凡,卓小姐风华绝代,适才两人站在一起,当真是英雄美人天造地设,若能结缘,岂不是今夜的佳话一段!”,席下多数人都附和似得连连称却是如此,小棉来不及阻止,我仰头一杯酒已然入喉。

    6谦与秦江沅双双站了起来,看样子当是要想法子搅黄了这事,秦大人一凌厉的眼神投来,站在他们背后的忠裴往前在他们身边正小声说着什么,神情自然,看不出悲喜。

    “爹爹这是要趁女儿不在,不要女儿了么?”,亭子左廊传来容佳娇入骨子的说话声,众人闻声,眼光自是全都往今夜的主角身上投去,心里各有计算揣度。

    “容儿,快来见过秦大人!”

    “容佳见过秦大人,多谢秦大人夸赞!”,容佳屈膝见礼,秦大人连让她快起。

    容佳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又连忙笑笑,对着卓大人道:“爹爹,您看您,开心的都合不拢嘴了,秦大人一定是把容儿捧上了天了!”

    “诶,容儿,这秦大人刚夸完你,就不知道轻重了,快过来坐下”,虽是教训,语气却满是宠爱。

    “爹爹总说我不知轻重,可容儿哪里是那样的!容儿是想说秦大人德才兼备用人如神,秦公子英武神气,当真是一门将才,容儿可是崇拜的很!”,容佳说到秦公子英武神气时回头瞧了瞧秦江沅,见他不曾抬眼看一看自己,遂又转头继续笑着跟秦大人和卓大人说完话。

    卓大人听完一改刚刚的稳健口风,先放下身份来:“还真别说,这么一看,我卓耀同在座各位看法一样,这俩个孩子确实般配,不知秦兄觉得如何?”,卓大人爱女心切,早已看穿容佳的心思。

    秦大人端起酒杯浅酌一口,放下酒杯时,换上了一副笑容满面的脸,道:“我自然是满意的不得了,这么好的容佳整个京城可找不到第二个了!就怕卓兄和卓夫人不舍的,我才一直不敢求了这门婚事!”

    秦卓二人滴水不漏,给尽对方面子,众人见状纷纷有上前敬酒祝贺,容佳得意但掩饰的极好,忠裴死死拦住红了眼圈的6谦,秦大人在混乱中走到秦江沅跟前一只手搭在他肩上一边说着什么,秦江沅只是眼神恨恨的盯着秦大人,未一言。

    我端起酒杯欲再饮一杯,可小棉手快,一把按住了我的手,只道:“姑娘,不能再喝了!”

    “妹妹“,容佳一手持了白瓷酒壶,一手持了白玉酒杯,娓娓道来:“妹妹,我今日高兴,妹妹一定陪我喝上一杯”,小棉见此,不敢多做阻拦,放开了我的手,眼神担忧。

    我端起酒杯站起来与容佳相对而立,浅笑嫣然,一饮而尽。

    “妹妹,你可真的替我高兴?”,容佳声音浅浅细细又让我听得真切。

    “只要姐姐真的开心就好!”

    “那你心里可替我开心?”

    “姐姐说笑了,开心不开心谁人替的了,妹妹只能祝福姐姐开心!”,想着她刚刚为了秦江沅倾尽心力,一点没有照顾6大哥的意思,我忽的有些愤恨。

    “难道你不开心吗?难道这不是你也想要的?我们不是各有所得吗?”

    我拿过她的酒壶,自己倒满了一杯,又一饮而尽!徐徐道:“我求什么,你又如何知道?6大哥是我恩人,我求,他得到心中所爱,你是我的姐妹,我求,你也如愿以偿,不过是心愿之一实现了而已!况且我早知道,一个心愿的实现另一个就必须破灭!我只是气我执念,我又得到了什么?”

    “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你喜欢6大哥,而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他!你曾极力撮合,你难道不记得了?”

    “我是喜欢他,可我知道他爱的不是我,即使从今后他能断了你的念头,那颗心不会是我的,我要有何用!而姐姐你如果觉得能不问心意,待在他身边就是幸福,我祝福你!”

    “你如果真心祝福,为何是这副不开心的样子,难道不是不甘心要失去他了?”

    “你试过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你面前为另一个女子幸福惊艳担忧紧张最后满眼噙泪吗?不仅如此,你还要装作毫不在意,克制自己的妒忌羡慕心疼!你要是试过,再来问我!”

    “秦江沅看你的时候,我也如此!”

    容佳满饮一口,又要继续在给自己倒一杯,我抓住她的手腕,细弱冰凉。缘分弄人,强求不得,我不是从来都清楚这点么?

    “刚刚是我失态,其实一切早已命中注定,幸与不幸都是被命运操纵的可怜人,随缘吧!”

    容佳与我相视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