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忠裴
    “要委屈薄老爷薄夫人了”,忠裴说着拿出了两根装药材的大麻袋,又继续道:“其他人还好,只是京城许多人都认识薄老爷薄夫人,只能这样了!”,我想了想,回道:“忠裴大哥的意思是,让我爹和我娘躲进麻袋混在药材里出城?”,忠裴没有过多的刻意,直接点了头,嗯了一声。

    “能出城已是万幸,我们不讲究这么多!那就麻烦忠管家了!”,忠裴面有诧异,许是没听习惯叫他忠管家,但也只是有礼的让薄老爷薄夫人叫他忠裴就是了。

    “对不住了薄老爷、薄夫人,你们切记不能动也不能出声响,其他的就交给我吧!”,这边嘱咐完薄老爷薄夫人,忠裴又转而对云儿、迎风和文叔说道:“你们一会别吭声,自自然然跟着就是,我会告诉守城的人你们是6家药坊的伙计,一起出城去办事的!”

    “我呢?忠裴大哥,你刚刚也没说要办成伙计,我这身衣裳......”,云儿和迎风刚刚出来时,我还没想到为什么她们会女扮男装,现在明白过来了,难道是刚刚太着急,他忘了给我说明白?

    “小宝,你的样子实在不适合扮成男子,如果不小心被人看了出来,就更麻烦了!我想了想你还是就这样自自然然的反而更好,没问起就算了,问起来的话,你就说是城外李家的小女儿,前些日子生了病,来6家药坊抓药,因为来来去去舟车劳顿就在城里修养了几天,这阵子已经好了,谁料这几天雨大路也不好走,马车也找不到,正巧知道我们要出城办事,才请我们帮忙,坐我们的车一起回去,省得家里人来接!你可记住了?”,想来确实人之常情,说得过去,我点头示意记住了!

    我犹犹豫豫的上了马车,忠裴见我如此,洞穿了我的心思,说了句:“公子没来送你是因为太忙了!”

    “太忙了?”,如若说其他的原因我倒相信,偏偏是这太忙了,我却觉得有些问题,这6谦是个老成持重的人,怎么会因为太忙了而不前来相送,不管曾经如何利用或者欺骗过我,表面上的功夫,他一直做得很不错的,我隐隐觉得哪里没对,但总也说不上来,瞬又想到什么似得,问了忠裴一句:“既然药坊常常要进货,换药材这些,这秦公子怎么到了今日才想到这个方法?”

    “这~”,忠裴一时语塞,我顿时胡思乱想起来,怀疑他是不是受了谁命令,要把我们全都灭了口,我谨慎的盯着他,试图找出不对劲的地方。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秦公子今日才想到此法,但这换药材确是因为近日雨下得太长太久,受了潮气的缘故,以前也是雨季夏季才遇得到。之前一直没下雨也没有这种情况,自然也想不到吧?不过不管什么问题,等出了城再问吧,你看天快亮了,错过了药坊平常出入的时辰可就麻烦了!”

    我抬头看了看,天有些微微的光了,这做生意的店家,采买都是早早的,仔细一想如果真的有心害我们又何苦费了这么大的劲儿,直接报了官不是更简单!

    忠裴、文叔、云儿还有迎风帮着薄老爷和薄夫人钻进麻袋,系好口子,再把其余的药材口袋都堆在了外面挡住他们。忠裴驾了一辆马车,云儿穿着蓑衣坐在马车外面,我坐在马车里面,文叔驾了另一辆装药材的马车,迎风同云儿一样也穿着蓑衣坐在外面,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往城门方向赶去。

    我稍稍的掀了帘子,雨下的尤其的大,打在地上叭叭作响,从街边房檐上流下来的雨水在街道上汇集成一条条小溪,瓦片上的水柱不断线的往这小溪里汇合,往远处看去,灰蒙蒙一片,好象一块灰幕横在了眼前,树啊,人啊,什么也看不见。

    “小宝快到了,我要改口称你李姑娘了,你也不要忠裴大哥的这么叫,就称我掌柜的!”

    “记住了,掌柜的!”

    “驾!”

    雨大,街上的人少的一只手也能数过来,马车反而能赶得更快了些,不多久便到了城门口,他们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冒雨守在门口,都往里站了些躲着雨,但对往来还算尽职,问的仔细,还好先前都做了准备。

    “忠大哥,你们这次损失可有点大呀,这一车药材可不少呢!”,说话的应该是守门的一位,听他们的对话应该是还比较熟悉的,我静静坐在马车里,没敢探头出去,只能祈祷安全过关。

    “最近雨下的大,小平他们疏忽了!确实可惜了!”

    “对了今天怎么没见小平他们几个,都是些生面孔呢!”,说话的人很随意,一直站在马车边上,也并有仔细去瞧这几个生面孔,像是随口说说而已。

    “小平他们几个这次疏忽太大,6公子罚他们呢!这不又再找了几个细心的伙计”,忠裴对答如流,很是沉得住气。

    “也是,你们6家药坊的伙计各个都是能干的,从来没出过这些差错,6公子肯定是要管管了的!”

    “嗯嗯嗯”

    我心里一紧,不是说一般雨季夏季都容易遇到药材受潮的事吗?听他们的意思这可是6家药坊头一次?

    “那我们就先去办事了,等回来再请你喝酒!”

    “忠大哥,客气了,您慢走啊!”

    “驾”

    出城的路烂泥淤积,很是不好走,花了好长的时间城门才渐渐消失在身后,这时候忠裴他们才赶紧去解开了麻袋,让薄老爷薄夫人出来。我要下车,云儿阻拦不到将斗笠给了我,才让我下去,趁他们在帮薄老爷薄夫人的时候,我看了看放在近里面的两袋药材,果然如我所料,全是好好的药材,并不像近帘子放的两袋是坏的,这明显是有意为之,忠裴有事瞒着我。不管是好心还是歹意,至少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薄姑娘,你这是?”,我还没系好袋口,忠裴已然现我的动作,我克制自己的表情,自然的回道:“我担心出来的急,忠裴大哥没有带‘换好的药材’,这样回城岂不穿帮了,不过确如我所说,谁都不如你细心,这点也想好了!”,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我,道:“薄姑娘,你确实有颗玲珑剔透的心,薄家有你实在是有福气!”

    “6公子有你在他身边才是福气呢!”,我笑着盯着忠裴说道。

    “忠管家,我们现在要去哪里?”,雨下的大,文叔说话都不自觉的提高了音调!忠裴转头,道:“情况紧急,事先也没有找好,我只能先将你们安顿到我认识的一家采药人家家里,虽比不得6府,但好在僻静,安全!”

    “那我们赶紧上车走吧,这雨实在太大,不知道要在路上耽搁多久呢?”,文叔提议,大家都各自回了马车,只是这次薄老爷薄夫人都同我一起坐进了马车里。见我一直低头不语,薄夫人问道:“苡儿,你怎么了?最近话总是少得很,娘都不习惯了!”,我笑笑,答道:“娘,我没事别担心!”,见我没有说几句,薄老爷薄夫人也默默的沉思起来,我又打起精神,笑嘻嘻的说道:“爹,娘,刚刚在麻袋里待了那么久,一定很累吧,苡儿给你们捏捏”。话毕,给薄老爷锤锤肩又给薄夫人捏捏腿,他们才又开心起来,直说着还是女儿好,贴心!

    忠裴给我们找的安身之所,是一位采药姑娘的家,家里还有年迈的双亲,家里虽不豪华但干净温馨,让我觉得自在惬意的很。一家人热情好客领着薄老爷、薄夫人、文叔、云儿还有迎风他们先去换洗了。这下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了,忠裴站在门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走到他身边,他侧头看了我一眼,先开口道:“我知道你有事问我,你问吧!能答的我都不会隐瞒!”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急急忙忙带我们出6府?秦公子和6公子不知道吧!”,我看着院子里栅栏圈起来的花被雨打的破败不堪,觉得很是可惜。

    “他们是不知道,但如果可以,他们也一定会做同样的事”,忠裴昂挺胸,眼神深邃的样子,没有一点像平常药坊掌柜的。我侧头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盯着那些七零八散的花儿,等着他说完。

    “薄姑娘是聪明人,以后卓府卓小姐,你最好离的远一些,万不能在联络了!”

    “是因为秦公子?”,我虽惊讶,却也懂,那秦江沅性子执拗,不似6谦顺从,想必他做了什么,让卓容佳恨了我吧。上次那秦大人亦说过,如果他再有反抗就会对我不留情面,想必这次是飞来横祸了。

    “原本那卓小姐,我看也不像什么坏人,只不过这里面牵扯太多复杂的事,我也难以说得明白,我只做我现下该做的就是了!”,我还在想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忠裴又忽的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后,头往我耳边偏了些,说道:“有一事我必须先告诉你,等你做好了准备我才会通知薄老爷薄夫人”,我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说,他又再看了一眼周围,才小声道:“薄苡小姐还活着!”

    我瞪大了双眼,手心里有些微微的汗,他看出我的紧张惊讶,提醒我赶紧恢复平静,别让人看出什么来。

    “从薄家出事到现在,你做了什么我都知道,你不是个贪图富贵的孩子,这其中的因缘际会,我找机会会跟你说清楚,现在我只是让你做好准备,毕竟这薄苡小姐还是要同父母团聚的,之前没有告诉你这些,也是担心出城的事还没有了,又多一件让你烦心,现在我看也是时机了......”,没等他继续说下去,我问道:“那她在哪儿呢?”,忠裴似乎有所考虑,没有告诉我,只说是在个安全的地方!

    我猜想,他还是不够信任我,从前我以为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自然已薄苡自处。现在真的薄苡还活着,我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如果起了什么坏心肠,岂不害了薄家人!

    我同忠裴各有所思,就那么一直站在门前,雨水有些打在身上也没有在意,直等到薄老爷他们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