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会宁,薄姑娘一家,我就交给你们了,一定要好生照顾!”,忠裴交代的是那位叫会宁的姑娘,但同时也望着会宁姑娘的爹和娘,算是一同叮嘱了。

    “忠叔,您放心,会宁一定办到!”,会宁说着看了看我们几个,眼神坚定,与一身莲藕粉竹布宽衣,看起来温顺的她相去甚远。

    “薄老爷、薄夫人你们所需用的东西,我会送了钱来让会宁给你们置办,你们就先安心的在这里住下来,秦公子6公子那边定会给你们找一条长久之计!其他的也不必太忧心!”,薄老爷和薄夫人默默的点点头,眼里满是感激之情,接着忠裴走到我跟前来,也交代了我一句:“小宝,我就不用嘱咐你什么了,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你的家人,过几日寻着机会我会出来看你的。只是走之前,忠裴大哥想请你卖我个人情......”。

    “是6家药坊的事吧?”,忠裴只诧异了一下,随即又微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我答:“薄家现在一无所有,若说其他的还真帮不上忠裴大哥,唯有这药坊的事我还能说上一二!忠裴大哥尽可告诉我,我自然会尽力!”,他又狐疑的反问道:“那之前公子三番四次请你,你都回绝了,我还以为......”,我颔一笑,道:“我是个任性的人,看人下菜碟”,忠裴与我相视一笑,尽都明了。

    “秦哥哥”,正欲商议药坊的事,听到会宁的一句秦哥哥,全都转而看向门口,除了我和忠裴其他人皆是惊得一下又赶紧让秦江沅进来,我不由得双手扣着,脑海里飞快的转着,他不是不知道吗?怎么会过来?会宁喜出望外的眼睛口口声声的秦哥哥?我侧头又看看忠裴,他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随即又三步两步快走到秦江沅跟前,说了句:“你受伤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从他的袖口滴下来的雨水隐隐透着红,会宁上前,轻轻地要拨开袖口瞧一瞧,秦江沅忍痛拒绝了,缓了口气,隐忍的说道:“卓家还有东厂的人知道你们的行踪了,这里不能待了,赶紧走!”,忠裴抬起头来,语气忧愁,气息缓缓,道了句:“诶!”。

    “秦哥哥,让我给你包扎一下吧!”,会宁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秦江沅,语气温柔的恳求着他,他难得温和的回了会宁一句:“会宁妹妹,我没事!”,他还是拒绝了会宁,我看地上滴着的血,伤口不算小,于心不忍,偏头说了句:“还是包扎一下吧!”,屋内无言,余光里见得他坐下来,把手伸过去让会宁包扎,会宁轻手轻脚温柔至极。

    “你们别在这儿待着了赶紧收拾东西离开,我看门外有两辆马车,忠裴文叔去把药材都扔掉,也够坐了”,秦江沅虽是催促,但语气镇定。

    “我们这才刚刚落脚,东西也没放下,拿着就可以走,倒是贺大哥、贺大嫂你们快去收拾吧!都是我们连累你们了,抱歉!”,薄老爷说着深深躬了身,薄夫人站在薄老爷身后见礼道歉。

    “薄老爷、薄夫人真是折煞我们了,忠裴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岂能行这么大礼,我倒是有个想法,这雨大路也不好走,马车反而慢的很,我们常在山中采药,有不少临时用的屋子,这些屋子都是小而僻静,藏在山林深处,一般人都找不到,为了躲避野兽,老贺还在屋子周围都设了机关陷阱,一旦有人闯入也能第一时间知晓,是个安全的去处。”,会宁娘亲贺夫人说着又看了看我们,脸上稍有迟疑,我便问道:“贺夫人担心什么?”,其他人听我一问,也都盯着等着她的回答。

    “佩微是担心薄老爷、薄夫人还有薄姑娘你们几个没有些功夫底子又不常在山中走动,这雨大路滑怕有些困难!”,会宁爹说完和会宁娘亲默契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所有的人都看向我们,似乎等着我们的选择。

    “眼下再怎么难也要试试!只是一会还得麻烦忠管家帮我多多照管文叔!”,薄老爷说道。

    “这个薄老爷倒不必担心,一会贺姨一家帮着你、薄夫人和文叔,忠裴看着云儿、迎风,我带着薄姑娘就好了,赶紧去收拾吧!”,秦江沅说完,大家便急急忙忙去收拾了。

    过了一小会,都差不多了,我现斗笠蓑衣不够,好説歹说才让几个年纪大些的带着,其余年纪轻的就将就了。

    雨天的山路比我们想象的更难走,况且都是些没有石梯的,需要边走边靠沿途的树干树藤使力才能继续往前,我、云儿和迎风还算好,只是磨破了手,薄老爷、薄夫人和文叔满脸通红已经是筋疲力竭,多半时间都是靠了会宁一家的搀扶才能缓缓前进。

    第一支箭射到文叔身边的那颗树上的时候,薄家一家都慌了,我傻傻站着丢了神儿!等到会宁、秦江沅带着我和云儿、迎风跟别的人往相反的方向跑时,我才哭着大声问秦江沅:“我爹我娘他们会有事吗?为什么要把我们分开!”,秦江沅头也没回只光顾着拉着我跑的飞快,会宁见他不回答我,我又情绪激动,才开口道:“姑娘,分开是为了分散追兵的兵力,你放心吧我爹和我娘还有忠叔武艺高强,一定会保护好薄老爷和薄夫人的!我们说好一会在‘陪佩宁’汇合,你别担心!”

    说话间有两名和秦江沅穿了一样衣服的人追了上来,踩了几个树干又是几个飞步,再转眼已经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来人不怒自威,刀闪剑指,狠狠道:“秦公子,你知道我们不会为难你,请你也不要为难我们,把她们交给我们!”,秦江沅没有与他们多话,把我护到身后,左脚用力往地上一点,飞身出剑直直朝着其中一人杀去,会宁眼疾手快,见状已是和另一稍年轻的追兵纠打起来,我、云儿还有迎风,站到一起,又害怕又担心,泪水和雨水早已混做一团。

    但见会宁不及对方,吃了好几次亏,秦江沅一脚回旋踢到来人胸口,想要去帮会宁,谁知来人又随即扑飞过来,虽被秦江沅压制,但也没能让秦江沅脱身去帮会宁。

    会宁劣势渐显,我忽然想到,会宁虽然身手不及对方,但是却比对方灵活的多,我朝着会宁大喊:“会宁,他轻功不如你,你好好利用这个优势!”,会宁精光一动,不再与对方做拳脚纠缠,只见她从腰间取了样网状的东西,借了几根竹子的力将一头挂在两根竹丫上,稍年轻的追兵好似不服气般死死追着会宁,几个回合下来步子慢了许多,说时迟那时快,会宁牵了网绳的另一头,一把罩住了这个追兵,手快的拧了个结,然后一把放开,那追兵已然被套住挂在了两根竹子上。

    会宁解决了一个追兵,又飞也似的加入了秦江沅和年纪稍长的追兵的打斗中,两人默契的相视点头,几番下来,秦江沅困住了他,会宁用随身的绳子捆了那人,将他绑到了旁边的树上。

    没有多做停留,我们赶紧继续往说好的地点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