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会宁姑娘
    就在此时我看着云儿带着会宁的网和绳子连摔带爬的赶了来,会宁亦看见了云儿,急忙去接应了。那领头的躲开大石头后,朝我奔来,往前跑是不行的,要不了两分钟,就会变成他手里的人质,用来威胁秦江沅他们。于是我毫不犹豫的避开那几个被竹子压倒的锦衣卫,打算从旁绕回去和秦江沅他们汇合。

    那领头的人没有料到我会折回去,疯一般往前冲了一下才看到我是在往回走,我见秦江沅已经打晕了那慌不择路退到他不远处的人,会宁也快要拿下那几个被竹子困住的人,心里更是紧张,只差我了,我如果被抓到,他们就前功尽弃了。

    想到这儿我迅回头看了一眼,领头人已经越来越近了,我心一横,不再找支撑的竹子树藤,随着山坡滑了下去,一点儿也没觉得疼。还未到稍平稳的地方,却被树藤卡住了,我弓着腰使劲的拉扯,赶紧脱身。岂料刚刚把脚拿出来,一个踉跄又摔了下去,待我再爬起来时,那领头的人已在我前面十米不到,他回头看了看云儿又转过头来对我道:“你就是薄苡?”,我没有搭腔,愤愤的看着他,他又继续说道:“跟你爹倒是很不一样,比他聪明多了!”

    我依旧没有说话,但被那人手里飞来的刀刺了眼,抬手挡了挡,心里一闪而过的念头竟是:“这是要回去了?怎么别人都是寿终正寝回到现代,到我就要被劈个七零八散,痛啊,一定很痛啊!”

    “林蓁蓁!”,我被一个安全有力的怀抱圈住,睁眼,秦江沅紧紧的抱着我,他身后飞来的是那把明晃晃的刀,一瞬间,我血往上涌,刺红了眼球,疯也似的挣扎着要推开他,大吼着:“秦江沅,你快躲开!”,可我哪及他力气大,任凭我怎么挣扎,还是被他死死护在怀里。我绝望的乞求着那领头的会看在他是秦大人儿子的份上饶他一命,眼看那刀就要插进他的身体,那人却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我瞪大了双眼,低低说了句:“我不要你死!”,秦江沅抱得更紧了些:“林蓁蓁,好想让你重新认识我一次!”。

    我的脖子一阵温烫,是他在流泪!我伸手,抱住了这个为我挡着刀的人!

    “啊.......会宁姑娘!!!!”,云儿一声尖叫。

    会宁奇快奇灵活的轻功,反害了卿卿性命?

    我伸手扶住会宁,让她缓缓依偎在我怀里,秦江沅眼睛通红,一边吼着一边旋脚飞踢在那领头人胸口,打的他几番狼狈,不断后退。我埋头不断哽咽,轻轻抚着会宁的头,她胸口浸出了一团鲜红。

    “姐姐”,会宁柔弱无力的声音游走在若有若无的气息里,她已经很虚弱了,还伸手抹去我脸上的泪水雨水,我伸手握住她的手,哽咽着道:“会宁妹妹,你好好休息,有话我们回去再说!”

    会宁努力的微笑着,轻轻摇着头道:“姐姐,有些话......现在不说一定.....来不及了,姐姐......你一定帮我告诉.......秦哥哥,让他......不要为会宁伤心难过,会宁最喜欢看见他笑的样子......”

    “会宁妹妹,你为什么这么傻?”,即使没有哭声,眼泪也止不住的流,眼前的会宁是这么柔弱这么可爱,为什么要让她经受这样的痛苦。

    “姐姐......我不傻......秦哥哥......挡在姐姐面前也一样,他也不是傻......只有......只有为了心爱的人......”,会宁说着,轻轻偏了头,秦江沅的身影飞快的闯进她的余光里,化作满满的遗憾。

    “你既然喜欢他,为什么要为了救我牺牲掉你自己!”

    “......如果......如果......没有了姐姐......秦哥哥他......生不如死”,我抬手,帮她挡着雨,她扯了扯我的衣服,递给我一块玉佩:“姐姐,你帮我把这个给秦哥哥,这是我要送他的剑佩,采了好久的药......才.......”

    会宁的手突地沉了下去,重重打在泥浆里,一只沾湿了翅膀的白蝴蝶扑展了几下,挣扎的被雨水打了下来,掉在会宁的身上,轻轻喊了喊她的名字,不见回应,我哭吼着:“会宁妹妹”,一遍又一遍!她还没来得及跟她心爱的秦哥哥说上一句话,还没有好好的看一眼她舍了命保护的人,她怎么可以.......

    “会宁”,秦江沅扑将过来的时候,浑身是伤,他顾不得满身的血,伤心跪倒在会宁身旁,只是她已无可能同他在说上一句话,没有怒吼没有疯,秦江沅轻轻把会宁的手放下,箭步而去,一剑封喉,被会宁困住的几个锦衣卫没来得及喊出的求饶变成一声闷哼,继而一头栽倒在泥水里。

    接着上来的是云儿,她手脚都擦破了皮,手上还有一道被尖锐东西深深划破的伤口,失了魂儿的云儿,战战兢兢,手抖个不停,声音嘶哑几近无法出声的闷吼出一句:“迎风”,事有蹊跷,我急急问道:“迎风呢?”

    “啊......啊......”,云儿瞪大了眼,一手摸着喉咙,着急的想要说话,半响没有出声音来又失魂的盯着来路,手刚拿起想说些什么,却两眼一闭一头栽了下去。

    “云儿!”,一股巨大的悲痛袭来,哭喊声被极啸而过的冷风冷雨带出三五里远,闻声而来的秦江沅,检查一番,告诉我云儿只是惊吓过度晕倒了,我拉着他的手臂,道:“迎风,迎风她是不是......为什么,卓容佳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为什么要迁怒无辜!”

    我情绪激动,哭吼不止,任凭秦江沅怎么拉扯都无济于事,我慌慌张张的要去找迎风,他一把抱住我,一字一句道:“林蓁蓁你不能倒下,我们还要把会宁和云儿送到安全的地方去!我答应你,等她们两个安全了,我一定和你一起找到迎风!”,我怔怔的望着他,是!我不可以倒下,我倒下了,卓容佳欠她们的谁去给她们讨回来,十倍百倍的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