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师父
    一年后

    “师父,酒来了,我亲自给你酿的,这个跟你平常喝的不太一样,您先尝尝,不喜欢的话,我再托忠裴大哥给您带你爱的绍兴黄酒!”,上个月看园子里有葡萄,个大皮薄,一尝甜的不得了,糖和盐都不稀罕全有,就索性给贺大叔酿了一罐葡萄酒。

    “你还会酿酒?”,尝惯了我做的各式菜肴,很是合他胃口,一听酿了酒眼睛都光了,我笑笑道:“是葡萄酒,只是放的时间还不够久,酒味不算浓,我先给师父端一杯尝尝,喜欢我再重新酿一些就好了”,说着就将满满一杯葡萄酒小心翼翼端到师父面前,嘱咐道:“师父这个酒得慢慢品,您尝尝!”。

    师父小酌了一口,我好奇的盯着他,等着他的评判。

    “颜色鲜红,闻之爽利,果香浓郁,回味醇厚,妙呀!”

    “师父喜欢就好!那苡儿改天托忠裴大哥再带些长势好的葡萄过来多酿一些!”

    “你今天不绘图了?”

    一年前,我被秦江沅打晕后,他送我们回了京城一处僻静的园子,活着的人都安置在了那里,也就是我们现在住的这个地方。

    事情闹得实在太大,秦江沅答应了和卓容佳的婚事,卓耀才同秦大人一起将此事压了下去,秦江沅跟卓耀做了约定,没有告诉卓容佳我还活着,当然说的为了让她安心过日子,卓耀乐得让自己女儿安心,就答应了,卓容佳也只以为自己父亲杀了我,而秦江沅毫不知情。

    这边,贺夫人和会宁被卓耀害死后,贺大叔整日萎靡,颓废不堪,后来偷偷去卓府几次都没能杀掉卓耀,秦大人猜到是贺大叔,亲自来了我们现在住的这个园子,勒令贺大叔暂且放弃报仇。我心有不甘,于是拜了贺大叔为师父,向他学习机关陷阱之术,秦家能管得了他,可管不了我,会宁妹妹、贺夫人还有薄老爷他们的仇,我放不下!我只有让自己变得无人能敌,才能从他们手里拿走我失去的,拿走师父失去的,拿走秦江沅失去的,我们所尝过的痛也要一一让他们尝过,这才是我林蓁蓁要的!

    后来处的久了,师父告诉我,6谦和6达的娘亲叫6尤霜,当年痴痴爱上了才华横溢的秦方旭秦大人,后来秦方旭高中状元,皇上婚配自己的妹妹永淳公主,也不知为何,6尤霜不哭不闹,竟随了秦方旭娶了永淳公主。后来家里人才现,6尤霜已经有了身孕,6老爷担心家丑外扬,匆匆将她下嫁给了一个贫苦人家的子弟,还配了处宅子,婚后不久生下6谦,后来再有了6达,然而在6谦十岁时,6尤霜的夫君听了闲言碎语,喝了酒就殴打6尤霜,问她6谦是不是自己的儿子,6尤霜心如死灰就都承认了,结果那人被自己的好友几番怂恿,点了宅子要烧死他们一家,连6达也没有打算放过。那天6老爷恰巧病逝,6尤霜的弟弟来通知她回去看看,才得以碰巧救下一家三口。6尤霜后来写了一封信托他弟弟交给秦方旭,又一再让6谦好好照顾6达后,自己投了湖。没多久6谦和6达便被秦大人接来了京城,秦大人骗了永淳公主,说他们是儿时旧友的孩子,家中遭遇变故,要代为照顾,永淳公主心善,便答应了,对6谦6达也是极好。

    而忠裴大哥原名叫6忠裴,是6谦和6达的亲舅舅!但是这件事并没有告诉他们俩,只有秦大人、忠裴大哥还有贺家二老知道,忠裴虽然一直暗中保护和照顾6家两兄弟,但6谦还是一直认为忠裴除了是自己的舅舅外更是唯唯诺诺要讨得秦大人关照的人,这让本就心有自卑觉的6谦,对他是又依赖又排斥!

    “文叔”,每一次见文叔回来,我都会急匆匆冲到面前问他有没有消息,可日复一日,一年过去了,每天的答案都一样。

    “诶,还是没有消息!”,文叔摇摇头,在师父旁边坐了下来,师父听了又喝了口酒,云儿、迎风搀着薄夫人刚从厅里走出来,一听没有消息又折了回去。

    “没有消息也是好消息嘛,我爹他......文叔,我今日起了新酒,我去给你打一杯来”

    秦江沅送我们回来后,再去找了薄老爷,但却告诉我们只找到章淮的尸体,没有找到薄老爷的,后来我们也天天都去找了却始终没有任何现,心想可能薄老爷还活着也说不定,大家更是坚持了一个多月,可是还是石沉大海般毫无收获,文叔和薄夫人一直没有放弃,除了在山洞、崖下、野狼出没之地找,还走访了附近的村民,采药人,但大家都说没有见过。算算时间足足一年了,文叔还是每日坚持着,薄夫人今日也是因为身体不适才被我留在了家里,薄老爷身中数刀,虽然没有找到尸体,但活着的希望,大家心里都知道实在渺茫。但谁能让自己的家人这么不明不白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呢?大家没有阻拦,都随了他们,本来我也该去的,只是秦家再三嘱咐我绝不可以露面,我才呆在这园子里一步也没有出去过。

    “什么好酒?给我也打一杯”,刚刚走到廊下,忠裴大哥便来了,自我知道了他的身份后,他就没有再装作一个药坊掌柜的样子,他武艺高强,老成持重,虽是6谦他们的舅舅但年纪尚不算大,按辈分我也不该叫大哥的,只是那会子溜须拍马,见他年轻就叫了大哥,这么多年下来也习惯了,就再也没改口。

    “忠裴大哥!你先坐坐,酒马上来!”,一下端不了两杯,我大声喊了声云儿,让她来帮忙。她没有做声,只听得脚上我给她做的银铃结叮叮当当,清脆翩翩。

    其实,云儿自从一年前被吓得失了声,直到今日也还是没有恢复,忠裴大哥找了寻了好多名医也没见好转,时间久了云儿早已习惯了,但这却是我心里一根深深扎入肉里的刺,碰一下,都会痛会流血!

    “忠裴大哥,今日请你来是想让你,还有师父,看看我这一年有没有进步!”,一边将酒杯端放到桌上,一边侧头对忠裴大哥说道,云儿听着欣喜的望着我,眼神光亮。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出师了?”,忠裴大哥说着,喝了一小口我端来的酒,又道:“这是哪门子酒,实在稀奇,闻着像是有葡萄的味道?颜色也好看的很!”

    “酒自然是好酒,不过你们可得少喝点,一会看躲不过我的机关,摔的鼻青脸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