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黑猫和叶霖都分不清
    六月十二日那天,一大早,天还只是蒙蒙亮,迎风就开始收拾我隔壁的屋子,薄夫人在厨房忙着,云儿和文叔在厨房外帮衬着,一个摘菜一个洗菜,师父与我在院子里看前两天新绘的机关图,准备再打一条通向院外的地道。

    不多会,一堆堆一团团排列着的深灰色的、浅灰色的云,被躲在身后的阳光镀上了金丝边,映照成了一片片红彤彤的朝霞,自有一股凝重华丽的风采透出,我恍惚的,似乎听见有露水压低草尖儿‘咚’得落入草地的声音,这个若干个世纪前的某个早晨,就这么生气盎然的开始了。

    好似知道这样的日子会越来越少,竟不自觉的走到花草丛间,一颗一颗弹落面前的露珠儿,花叶子上有颗滚来滚去,就是不见滴下去的水珠儿,俯身一看,里面竟是五光十色的美。

    “师父,快来看,有彩虹!”,童心未眠的叫师父一同来看,半响不曾答我,我回头一看,师父神情落寞,眼角噙泪。我小心翼翼轻声问道:“师父,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他故作自然的赶紧抹了抹眼角,回我道:“没什么,就是想起会宁了”,师父心里的苦,我都明白,我缓缓落座,细心安慰。

    “有一天我和佩微在山顶采药,她坐在大石头上,在那儿开心的唱歌等我们,突然她兴奋的说天上有彩桥,我一看是彩虹,就跟她讲了狐狸仙子的故事,之后就天天吵着要我和佩微带她去找彩虹,说什么,她也要去摸摸狐狸仙子的尾巴,许三个愿望!拿她没办法,我们又要经常在那边采药,我就在山顶修了个小木屋,就是‘陪佩宁小居’,这名字是会宁的取得,她说,爹叫贺陪,娘叫佩微,她叫会宁,所以这个小屋......”,师父说着,长长的舒了口气,他是思念到了极致又强迫自己不要去想。

    “师父,我也很想会宁妹妹,你想她的时候,就跟我说,我可喜欢听会宁妹妹小时候的故事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蓁蓁一定好好的孝敬您,陪伴您!”

    “傻孩子”,师父慈祥的摸摸我的头,我记起,薄老爷曾经也总这样,心中感伤。

    “师父!妹妹!”,闻声,我同师父转头,苡儿姐姐总是到了,师父笑笑道:“从今后,我这昏花老眼,可有的罪受了!”,我和姐姐相视而笑,神奇的缘分,谁说得清呢?

    “姐姐,你可来了!娘一大早就起来了,现在正文叔他们一起忙着给你做好吃的呢!迎风在给你收拾屋子应该快好了,你先把这包袱放到我屋里吧!”

    “那你带我过去!”

    “恩!”,刚走两步,黑猫不知从哪儿跑过来,喘吁吁的在裙角边转来转去,开心的摇着尾巴,浑身上下沾满了草屑,我蹲下,摸摸它的头,自顾说道:“又到哪里淘气去了,浑身弄的这么脏!”,一边说着,一边将它身上几处较长的干草捡下来,它倒是会撒娇,打了个滚,四脚长伸,露出圆滚滚的肚子,直剌剌吐着舌头。

    “好可爱的小狗”,苡儿姐姐见到黑猫撒娇的样子也挪不动脚,蹲下来逗它。

    “黑猫,快看看,认得出谁是你主人吗?”

    “黑猫?”

    “好听吧?”,我侧头肯定似的问道,苡儿姐姐顿了顿:“好名字!一听就知道是能做大事的狗!”,黑猫一翻,爬了起来,我俩摸它的手悬在半空,看它眼睛盯着我们滴溜溜的转了几圈,忽的泄了气的样子,逗得我俩噗嗤一笑。

    “师父,你看,黑猫也认不出我俩!太好玩儿了!”

    “狗的嗅觉灵敏,久了还是能分得出的!”

    “对对对,不过现在还不行,你看,师父快看,它在动脑筋想呢!哈哈”,三个人围着黑猫,玩的不亦乐乎。

    “苡儿”

    “叶霖”

    风声清冽倾动檐下风铃,身旁的姐姐,眉目缱绻,柔肠绕指,犹是最初幻梦里依稀眉目,又见朝露短情。

    几欲张口,卓容佳那句‘妹妹心心念念的还是那才华横溢的叶公子吧!’一次一次响起,诶,算尽人心难算天意。

    “你们......你们......”,叶霖惊异的微张着嘴,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他脚边,热情迎他的黑猫,我脱口而出的‘叶霖’,此时,让三人心里都打起了鼓吧。我闭了闭眼,长长舒了一口气,道:“你们先过来坐,此事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我慢慢跟你们讲!”,三人应声,脉脉情微,围桌而坐。

    “所以我从头到尾都把你认成了薄姑娘?”

    叶霖问道,我默认的点点头,继续道:“之前没有机会解释,今日也是赶巧了,我们三个也算重新认识了!但只一点,决不能外泄这件事,对外还是只有一个苡儿,不管是我还是姐姐,我们都叫苡儿!”

    “你放心,我明白!只是这世间,竟有如此奇妙的缘分,实在让人惊叹,我此时还担心,我是不是在做梦!”,叶霖说着,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疼的龇牙咧嘴,一放手一个大大的红印,看样子用力颇深,真是吓着他了。

    “叶公子,你就是叶公子?”,苡儿姐姐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活泼,翠袖轻垂,低眉顺眼。

    “薄姑娘,说起来,在下还未曾亲自向你道个歉,退婚的事,是叶家对不住你,还请你原谅!今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叶霖必当尽力!”,说话间,叶霖早已离座起身,躬身作礼,对着姐姐深深的鞠了一躬,姐姐没答话,还一直鞠着不肯起,姐姐见此,嘴角微微抽动,委屈?遗憾?最后也只答道:“叶公子多虑了,过去的事就就过去了,不必放在心上,况且日后还会诸多麻烦,是薄家给你添乱了!”

    “小姐”,迎风欢快的叫了声小姐,我同姐姐不约而同回了头,一时傻了眼,不知道她叫的是谁,两人相让,遂都说道:“叫你呢!”

    “两位姑娘不必为难!这个好办,既然薄姑娘是姐姐,那以后便称作大小姐,蓁蓁是妹妹,以后便称作二小姐,如何?”,叶霖一语惊醒梦中人,都看向迎风,有意试探她的反应度,那丫头果然聪慧,脆生生唤了句:“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