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姐姐、叶霖、我
    迎风收拾好了屋子,请姐姐过去看看,我乐的清闲,偷了个懒儿,请叶霖帮忙去厨房打盆热水,趁着暖和,给黑猫洗个澡。

    “姐姐,你放好了就过来,我们去打盆水给黑猫洗洗,省的一会它讨你抱,把衣服给弄脏了!”,说着,我抱起黑猫,举到眼前,摇头晃脑吓唬它道:“洗澡了洗澡了,让你淘气!”,听得多了,洗澡这个词它好像真的听得懂一样,悬空踢着脚瞪着眼,惊恐万分的样子十分好笑!

    “你以为我想给你洗呀!又累还麻烦,看你下次还去不去瞎打滚儿了!要不是看你长得还算可爱,我都不想理你了”,黑猫两只乌溜溜的眼睛,无辜的望着我,虽是假意,吼它的话却再说不出口了,于是顺势将它往怀里一揽,轻轻抚摸着它,换了一副温柔的语气,道:“输给你了,就算你调皮还是最爱你行了吧,一会乖乖的洗澡,我带你去晒太阳好不好?”

    “苡……叫习惯了,忘了改口”,叶霖自觉叫错姓名,赶紧改了口:“蓁蓁,水来了,我帮你!”,说着放下满满一大盆水,试了试水温,说了句:“刚刚合适!”

    “我抱着它,你给它洗,轻一点,不然它又要被吓跑了!”,叶霖听了,面露难色,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然,换我抱着它,你来洗吧!”,我想想也是,他一个贵家公子,如何做的来这些,于是我小心的把黑猫交给他,再三确认他抱稳了才放手。

    “它胆子真小,一直没敢睁开眼睛!”

    “你不知道吗?狗儿都是像第一个带它的人,我记得它就是你带来的呀!能不胆小吗?就跟你一样,嘻嘻!”

    “我看不是,黑猫左看右看都像你,可爱极了!”,说他不过,手里捧了一掌心水,存心要浇他个措手不及,哪知抬头却正好迎上他温柔出水的目光,我看见,我的轮廓清清楚楚,映在他的眸子里,刻成深情的模样,久久不散。

    “啊”

    “啊”

    许是洗的舒服了,黑猫精神一振,呼哧哧抖了个激灵,正出神的我和叶霖躲闪不及,浑身被浇了个半透,叶霖更是后退几步,一个不稳,咚得一下坐到了地上。他的无辜糗样逗得我掩嘴偷笑,黑猫像得了鼓励似得,沾着浑身的水就要来趁我,我赶紧逃也似的跑开了,它倒小机灵,见追我不着,又折回头朝叶霖狂奔去了。

    “诶诶,你走开,不要到这边来!”,叶霖见我幸灾乐祸,不管我得抗议,故意使坏往我这边跑,这下引得小黑猫也往我这边跑来,我见状只得赶紧跟在他身后一起逃开了,那黑猫更开心,撒欢的跟脱缰野马一样,汪汪的叫着追个不停!

    “姐姐!”,不知何时,苡儿姐姐已婷婷站在廊下,我猛然回头,才现了,而迎风立在后面,脸色复杂,我忽的想到姐姐是喜欢叶霖的,遂不自然的咬咬嘴唇,让叶霖过来坐下,不明所以的他,走了过来与我并排而立,任由黑猫在他脚下胡乱滚着,认真看着我们,嘴角扬成俊俏的弧度,谦谦道:“薄姑娘,你来了!”

    “恩”,姐姐并没有如我所想的那样不开心,十分自然的答了叶霖,又大气的笑笑道:“瞧你俩,玩得这么开心也不带上我,留我一个人多无聊啊!”,我感激的猛凑上去,抓着她的手臂紧紧贴着,鼻子酸酸的,撒娇说道:“姐姐,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会了!你相信我!”

    “瞧你这傻样,哪有点我妹妹的样子,快给姐姐笑一个!”,说着,宠溺的用手在我鼻子上轻轻一刮,我嘟嘴,应她说的,笑的眼睛眯成了缝儿。

    “刚刚正说到重要的地方,被迎风这丫头打断了,我看离吃饭时间还早,不如......”

    “就依姐姐的”,姐姐看看我,一副拿我没辙的样子,拉着我的手朝凉亭走去,叶霖自顾逗着黑猫跟在我们身后,迎风心思周到,回了话,说去给我们送些茶水过来。

    “叶霖,我托你办的那件事儿怎么样了?”

    早前叶霖帮我查济世堂,知道了那济世堂背后的老板其实就是户部尚书卓耀,他挪了公款,让人开了这家药坊,赚了钱先填了挪用的钱,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白白赚了个药坊,而6家药坊也如出一辙,看似6谦掌管,实则所有赚的钱,基本全进了秦府。

    看起来这么大的秘密,在这京城的贵族圈里,竟是人人心知肚明,只不过‘为官有道’都是看破不说破,还各自站了队支持了跟自己利益相关的一家,而坊间人也只以为是这两家药坊的靠山是位高权重的人,却没料到这主人就是他们!

    本来平分秋色,各有计算的两家人,却因为卓秦的联姻,成了强强联合,跟他们硬斗,也不过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罢了,我心里清楚,贸然攻击只会让他们更紧密,让他们自己内斗,才有机会趁虚而入!所以一边查了药坊一边查了跟他们关系紧密的人,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好在天公作美,查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

    “恩,都妥了!第二日一早我就去看了,门前全部都挂上了红布条!按计划,这几日大大小小十二家药坊,会6续去拜访济世堂和6家药坊的!”

    “红布条?妹妹又给那些药坊出什么主意了?”

    “姐姐那段时间去查卓卫了,所以没来得及告诉你,秦卓两家经营药坊的事,你是知道的,秦江沅和卓容佳成亲后,彼此不但少了个对手,更是算强强联合,胳膊拧不过大腿,京城内已经没有哪家药坊能与之匹敌了,这样的情况下,其他药坊的状况可想而知,如今我给他们出了个主意,不但能帮他们起死回生,更能让秦卓两家心生芥蒂!”

    “大小姐,二小姐,叶公子茶来了”,迎风守规矩,离我们还有十多米距离,就告诉我们她过来了,暂且停了下,待她过来,让她把茶水放在桌上离开后,才继续接着说了下去。

    “妹妹打算怎么做?”,苡儿姐姐一边问,一边起身来往茶杯里倒水,倒好了三杯,又一一放到我们跟前。

    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小口茶,准备答了姐姐,那叶霖倒先替我答了:“蓁蓁让这些药坊的老板跟济世堂合作,将药坊的名字都改成济世堂,管理还是这些老板管理,但药坊经营赚的钱,都由济世堂支配,只需付给这些原来的老板稍高的工钱就行了!”

    叶霖说到一半,苡儿姐姐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直接打断了他,说道:“这怎么可能行得通呢?先不说卓耀了,轻轻松松凭白无故名下就能多出十多家药坊,自然可以,可那些药坊的老板,那可是他们赖以生存的营生,平生费了多少心血才做到今天,怎么能甘心就这么送给卓家呢?不对.....叶公子刚刚说他们都挂的红布条.....意思是他们还真答应了?妹妹这......”

    “姐姐可还记得上次济世堂和6家药坊合力打压他们的事?”,我不疾不徐的娓娓引导。

    “当然,妹妹聪慧,让他们十二家药坊私下结成了个商盟,统一由一家采货,结果由于采购量大的惊人,成本压得比秦卓两家还低的多,顺利度过了那次难关,到现在还能勉强熬着,还多亏了你这个主意,只不过他们可不知道,那神秘的‘排忧者’竟是个十九的姑娘!不过我是怎么也猜不到,他们竟也肯信个从未谋面的人,要是换我,肯定不会信,你想想多奇怪呀,大半夜的忽的收到一封信,告诉他们怎么对付那两家药坊,还让人挂红布条以示赞同,挂黑布条以示不赞同......”

    “他们当时还有别的路可走吗?再者我把因由都说的清清楚楚,这些人都不算笨,怎么可能想不明白!是不是?”

    “可这也不能让他们就全照你说的做了呀,那可是把药坊白白送给别人呀!”,苡儿姐姐还是没有想明白,我笑笑问叶霖:“叶霖,你能给姐姐说说是为什么吗?”,叶霖被我问的一愣,想了会儿,答道:“我只知道,上次过后,他们都很崇拜你,对你也是感激涕零,但是其实我和薄姑娘一样,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能答应,按理说就算是报答也不至如此!”

    我摇摇头,笑道:“他们要都像你俩这样就好对付多了!”,苡儿姐姐这下倒一下明白过来了,作势假装不高兴的说道:“好呀,这是嫌弃我们不够聪明呀!”

    “好姐姐,我的意思是你们都善良,非常善良!”,她一听我改口,轻快的道了声:“这还差不多!”

    “那蓁蓁,你倒是说说呀,为什么?我们也好学着点,以后也可以多帮着你些!”

    “好吧,我就不卖关子了,其实呢,一是有上次的事,他们对我有几分信任,二是我这次出的主意,表面上看是将他们自己的药坊送给济世堂,实则呢?先勉强维持到今日,这些药坊早已经不怎么赚钱了,除去所有的成本,老板赚的就比工人们多一点,所以我让他们去跟济世堂、6家药坊要的工钱绝对是高于现在的收入的,其次我向他们保证三个月内,必然会帮他们收回经营权,且不说他们信不信我能帮他们收回经营权,就第一条而言,对他们而言是绝不吃亏的!”

    “可你怎么知道,那卓耀和秦方旭一定会给他们那么高的工钱呢?”,苡儿姐姐说完,叶霖也赞同的点点头,侧头疑惑的望着我。

    “秦方旭那边,我不能肯定他一定会上我的道儿,不过那卓耀贪财,白白送给他药坊他能不要?这个工钱可是作为送他药坊的条件呀!怎么也比买下一间药坊便宜多了吧,况且请人管理不一样花钱?二来换做是你,你是请一个新手去打理药坊,还是要知根知底的熟手去做?所以短时间内一定还是让这些老板来打理!”

    苡儿姐姐听我说完,稍思虑了下,不由的惊叹道:“实在是无懈可击呀!说是女诸葛也不为过的!”,而叶霖,眉头紧锁,显然还有想不通的地方,我看着他,等他开口,他也就跟着问了句:“既然如此,蓁蓁,你为何让李老板和顾老板先把把账本交给济世堂掌柜,更要楚楚可怜让济世堂以为他们是无可奈何?还让李老板和顾老板假意透露其他药坊情况也都如此?这是何用意?”

    “如果突然来一群人告诉你,他们要给你1oo两银子,只求你给他顿饭吃,你会怎样?”

    “我知道了,天上不会掉馅儿饼,只有让卓耀清清楚楚看到账本,才能证实李老板和顾老板所言非虚,而他为了吃到这块到嘴的肥肉,多给些工钱又算什么!至于让李老板和顾老板假意透露其他药坊的情况,则是为了让其他人去拜访的时候,能让卓耀大意,以为确实要养家糊口才送的人情!不至于怀疑这些人的动机!”

    “就是这个意思!姐姐说得对!”,刚刚夸完苡儿姐姐,她却又皱起了眉头,反问我道:“那秦大人那边,你打算......”

    “秦方旭为人机敏,城府颇深,我确实不知道他会不会上当,但是也不算坏事,他要是不上当,分去找6家药坊的那几个,再转头去找济世堂就行,就说6家药坊降工钱他们不同意,这样真实性反而更高,不至于乌泱泱十多个全找济世堂,引人注意!当然秦方旭能上当最好,将来两家有什么动作我们就都能轻而易举知道了!”

    “啊,真好!有这么聪明的妹妹,以后看谁还敢欺负我!”,说着,苡儿姐姐一头栽进我怀里,抱着我,又仰头眨巴着眼睛望着我,继续说道:“妹妹,我一会把那些欺负过我的人的名字都写给你,你帮我报仇吧!”,见我怔怔的张大了眼睛,她起身端坐,用手点点我的头,补了句:“吓到啦?我逗你呢!”

    “大小姐、二小姐、叶公子,夫人让我来请你们去前厅,饭菜都备好了!”

    “迎风,你快去回了夫人,说我们这就过去!”

    “是大小姐!”

    三人起身,私语着闲步往前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