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夜半密语
    “咚咚”

    “云儿,快去开门”,刚刚拔下簪子准备睡下,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妹妹还没睡下吧,今晚我能不能同你一起睡呀?”,姐姐性子算急的,但对着我总是很顾及我的感受,这会子正一脸认真的征求我的意见,看样子,要是我回了她说不便,定是要局促的搓搓手,说没关系然后便回去的。

    我走上前去,拉了她的衣袖,往榻边领去,余光里见她喜笑颜开的,从前没有体会过家里有姐妹的滋味,这下全知道了,那是一种来自血液里的温暖和喜悦。

    “姐姐你要是高兴,别说一宿了,就算时刻赖在我这里,我也愿意!”,牵了她先坐在榻边等着我,才坐回妆台前让云儿帮我取下头上的饰物。

    “妹妹可有哥哥姐姐或者弟弟妹妹?”,闻言,我抬头,正巧从镜子里可以看见苡儿姐姐挪了挪身子,选了朝着我的方向坐好,随意的问我道。

    “家里就我一个女儿,不曾有别的兄弟姐妹!从前都很羡慕人家,不过如今我有姐姐你了,终于知道有姐姐的感觉了,真好!”,我侧头,有一瞬,她的脸正好和我的脸并排着出现在镜子里,让我误以为是眼花了,说起来都说我俩长得像,可竟没认认真真的对照着看过,她还应承着我刚刚的话,我已起身拉了她过来,与她一起坐在镜子前了!

    我俩都有些惊讶,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半响未语,缓缓转头打量了对方,又再回头看着镜子里毫无区别的模样,异口同声的说了句:“天啊!”

    “姐姐,以后再看到你,我都会以为自己是不是练了什么分身术了!”,我伸手捏了捏姐姐的脸又捏了捏自己的:“真不是做梦!”

    “我也总觉得毫无缘由的与你投缘,你说是不是因为我俩长得一样,所以可以心有灵犀呀!”,苡儿姐姐一边看看我一边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试图找找看有没有一处是有区别的。

    “我最好奇的是,我那会连身形也跟你差不多,像到爹和娘也没有认出来,后来我自己闲着没事加上吃不惯府里的东西瘦了些,可姐姐你呢?”

    “我刚出事那段时间,虽然忠叔照料周到,可担心着家里,什么也吃不下,然后就??”,说道这里,我俩又交换了个不可思议的眼神,直叹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简直巧得令人难以置信!

    “对了姐姐,之前没细问你,你那会到底生什么事了,怎么就忽然不见了,还一直没有回家来呢?”,忠裴大哥带回姐姐的时候,早已经跟大伙说过了,但那段时间我沉浸在会宁的事里,忽略了,加上得知秦江沅为了救下我们答应了与卓容佳的亲事,就更没来得及关心这件事了。

    “那天,我去前厅给爹娘请安,正巧遇到他们说退婚的事儿,听着那些刺耳的话儿,我忍不住就想去找叶家理论,但在半路上遇见了黑衣人袭击,醒来后就在忠叔给我找的住处里了!”,苡儿姐姐说着,靠在了妆台上,用手撑着下巴,似在回想着什么,见她一时没说话,我打断问到:“姐姐怎么就相信了忠叔?还一直不回家呢?我还只当你是贪玩,许久不见你回来才担心了,想方设法找你,可也丝毫不见有用!”

    “忠叔我是认识的,6家药房的管事嘛,以前抓药时见过,彬彬有礼,他说当时见有人打晕了我,他一个人打不过就躲在暗处大喝一声,吓跑了那几个人,趁机救走了我的!这一昏迷就是好几个月,醒来的时候,忠叔告诉我,薄家变故的事儿,让我最好先避避风头,还向我提起你,说你救了爹娘,帮了薄府好多的人逃过一劫!那时候,我心里对你除了好奇就是感激了!”

    “姐姐不怪我鸠占鹊巢,冒充你吗?”

    “一开始我也以为你是不怀好意,假意对爹娘好,骗吃骗喝,可是当我听说你临危不惧救下薄府那么多人,又一直对爹娘多加照顾,我就明白了,你是老天给我的礼物,要当时是我在薄家而不是你,恐怕薄家早已没人在了??”

    姐姐说着,有些哽咽,停了停,待情绪平复了些才又说道:“妹妹待我们亲如家人,别说要个巢了,要星星我都会努力摘给你!”,我噗的笑了出来,缓缓道:“我又不是小鸟,拿巢来有什么用?”,说完抱了抱苡儿姐姐,撒娇道:“我就要这个姐姐要这个家,不要什么巢!”

    苡儿姐姐也伸手抱了我一下,拍了拍我的背,幸福的说道:“有姐妹的感觉真好!”,我贪恋这种温柔,遂又更贴的紧了些。

    “云儿,你先去睡吧,我和妹妹再说会儿体己话”,听姐姐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云儿还站在一旁,竟一时忘了,起身又再跟云儿说了一次,让她先去休息了。

    “妹妹,这会云儿走了,姐姐想问你个事,你可愿告诉我真话?”,看她的样子,如果没有猜错,该是和叶霖有关吧!这种熟悉的开头,熟悉的用词,几千年来见得实在不少!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

    “迎风曾明里暗里的暗示过我,叶公子很喜欢你,我也看的出来,确实如此,我想冰雪聪明如妹妹,是早就清楚我与他的瓜葛了??”,我张口欲解释,她却忙拦了我,急急说道:“妹妹别误会,你听我说完!”

    见我点头答应,她才放开了我的手,站起来走了两步,背对着我,平和的继续讲到:“我与他是定了娃娃亲的,我自小便知道叶家公子叶霖,是我将来的夫君,有一年元宵节,我和栩栩还有容佳在江月楼小憩,突然被楼下一阵喝彩声吸引,于是我们倚在二楼的栏杆上看是怎么回事儿,此时见得对面街上,正有个男子在解灯谜,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温柔光彩,他的微笑是那样的灿烂明亮,只一个侧脸,我竟开心的像飞起来了一样,而最后所有的谜题,竟然被他全部解开了,得了一大堆奖品,这时老板站了出来,拱手赞他真是个博学之人!”,说到这儿,苡儿姐姐转过身来,眼睛里尽是明媚光彩,我问到:“后来呢?”

    “那灯谜老板原是我们这里的名人,虽三落金榜但也是个才学之人,得他夸奖必定不错,这时容佳告诉我,说那公子就是叶霖,她父亲过寿时曾见过!”,说着苡儿姐姐不自觉提高些语调,有些兴奋的说道:“人潮涌动,你眼里只看得见他一人,举手投足间,每一个小动作都能引得你心神荡漾,我到现在还记得,他站的像一颗树那般挺拔,深蓝的衣服衬得他比那晚的夜空更深邃......我承认......那个时候的他在我眼里,最是美好不过了!”

    “姐姐,我和他??”,我欲解释,又心虚的低下了头,说什么呢?说我和叶霖没什么?说我不喜欢他?

    我的稍有迟疑,全都被姐姐看在了眼里,她走到我面前,微笑说着:“我不是个执拗的人,虽然我很喜欢他,但我深知感情最是勉强不得。本来也不想同你说这些的,可你不是一般女子,你聪慧又重情重义,就算我不告诉你,你也能自己察觉出来,如果由得你瞎猜,顾忌这个顾忌那个伤了我们的姐妹情谊,我是万万不愿意的!”

    “姐姐,我也是!”,姐姐拉起我的手,认真又坚定的说道:“我把实情都告诉你,就是不想你累心乱想,我喜欢叶霖是我的事,但如果他最后选择你,你也喜欢他,那我一定真心祝福,我们三个人,一切顺其自然,你千万别刻意为了我做些傻事,那样我才会真的不高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面前这个真心真意,平时没什么正形的姑娘言辞恳切,我坚定的朝她点了点头,回道:“姐姐的意思,我都明白,妹妹亦与姐姐的想法一样,若有朝一日终到结局,是姐姐与他缘分更深重,妹妹也绝无妒意,必以诚相待,衷心祝福!”

    从前我对叶霖丝毫没有半分非分之想,一直都是淡淡君子之交,可自从生了那么多事后,他不在乎回报的关心,不问原因的支持,让我得到了许多坚强下去的力量,虽不同于曾经对6大哥的感觉,但心里却知道,他在我生命中变得很重要,我不确定甚至不敢,草草就将对他的感觉下了定论。

    苡儿姐姐也是个性情的人,我很惊讶,她竟这般的大气宽容,心里难免生了几分敬佩,先前的一些担忧,都散了去,心里忽的就轻松了许许多多。

    “姐姐,你喜欢睡外面还是里面?你先选!”

    “你先”

    “你先”,推让不过我,姐姐自顾往里去了。

    “姐姐,改天我们去做几身一样的衣服,我最想和姐姐穿一样的衣服了!”

    “好,看她们谁能分的出谁是谁!”

    “嘻嘻”

    “不早了,快睡吧!”

    “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