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物是人非
    “姐姐,你看这件可好?”

    “不行,你还是穿这件吧!”,姐姐看了看云儿挑给我的青蓝白花底轻衫,摇摇头,又来回在铺了一床的衣服里给我挑出了这件珠白云霞绣牡丹的,她拎着衣裳往我身上比了比,满意的说道:“青蓝的那件虽然看起来清爽淡雅,但叶公子要带你见的可都是些官家贵族,这件纯净洁白又不失高贵,更适合你也更适合这种场合!”

    “全听姐姐的”,我笑着要从姐姐手里接过衣裙来,她却直接同云儿一起帮着我穿上了。

    “姐姐,还是让云儿来吧!”,看我急切不自在的样子,她理了理我的衣领,笑笑道:“姐姐帮自己的妹妹穿衣服有何不可?你好好站着别动!马上就好了!”,说着继续精心给我打理着,我侧脸看了看她,不由得嘴角上扬,心里泛起一阵暖意。

    云儿半躬着,最后理了理裙带,站定在我眼前,我回了她说:“好了是吗?”,她笃定的点了点头,笑的如同清晨刚睡醒的白兰花。

    “来,戴上这个刚刚好!”,说话间,姐姐已拿了只蝴蝶样式,綴了金银叶的步摇,信步走来,踮脚抬手,欲给我亲自簪上,于是赶紧俯身低了些头。

    “快过来看看怎么样!”,姐姐说着便牵着我坐到了镜子前,我不太好意思,只匆匆浅浅瞄了一眼,云儿站在我身后,眼角眉梢皆是赞叹之意,如果,如果她能说出声儿来,一定又要把我往天仙里夸了吧!我起身,面朝姐姐与云儿,浅浅的笑。

    “大小姐,二小姐,叶公子来了,马车已经在外侯着了!”,迎风匆匆来报,姐姐嘱咐我顾全自己,不要太心急,还非要我重复一次给她听,才肯放了我出去。

    院子不算大,一小会就到了门口,叶霖站在马车前等着,见我出来,迎上来接我。我见他往我身后定神看了一眼,我也随着他的眼神转头往回看,只见得放佛有一道身影闪过,没看实了是谁!

    “我扶你上车!”,叶霖说着拉着我的衣袖,带我上了马车。

    “叶霖,谢谢你”,我与他并排挨着坐在马车里,声音虽纤细,但也听的分明。他侧低了眼,温厚的笑道:“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只是随口一问的功夫,这些人每月都会有几日在江月楼聚会,这个月正好是这几天,可惜??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其他的还是要靠你自己!”,我浅笑嫣然,十分感激得看着他,犹记得我刚刚缓过来那会,仇恨蒙心,热血冲头,身边所有的人又都帮不上忙,我找到他时因为太累,晕倒在了他面前,醒来时,他守在身边,见我睁眼,第一句话就是:“大夫说你气急攻心又怒气不散,才导致血气上冲晕了过去,还说你有好几日没进食了,你好好喝了这碗汤,喝完了慢慢说,不过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我也不想你再提起又难过一次,你只要告诉我,我能帮你做什么就好!我定当竭尽全力!”,想到这里,真是何其不幸又是何其幸运,能遇见他!

    这次也是一如往常,我只与叶霖说了一次想要多认识些达官贵人,没有多问我原因,三天不到,就派人告诉我一切都妥当了。

    “当心”,马车辗到了一块大石头,忽的颠簸了一下,叶霖环腰抱了一下,我才没有摔出去,我低头稍动了下身子,有些不自在,他赶紧松了手,故作淡定的撩开马车的门帘,问小厮到这会到什么地方了。

    “快了公子,就在前面了!”

    江月楼门口,叶霖小心扶我下马车,只是因着刚刚的事儿,愣是没有正眼看我,我只得自己伸手去扶着,将就他那伸到了一旁去的手!心里不禁想笑,这也太害羞了!惹得我也跟着矜持起来!

    “等会你知道怎么办了吧!你自然点,别让人看出破绽来!”

    “林姑娘,你上次给我家设计的那个机关,真是太好用了,小毛贼一进来就抓着了??”,不说他还好,左不过提醒了他一句,他就开始认真的碎碎念起来,真是个书呆子!

    “你再背下去,别人都听见了!”,听我一说,叶霖嘴里答应着:“嗯,不背了不背了”,可那聚精会神的眼神儿,微微颤动的嘴唇,分明还在默念呢!

    “二位贵客,请!”,这江月楼果真气派,进出的人衣冠华丽不说,门口迎宾的小厮也比平常的店家多很多,来一位客就有一个小厮领着,让人感觉尊荣非凡。

    “找个楼上靠窗的位置!”,叶霖平常一副书呆子样子,到了这儿也俨然一副贵公子做派,倒也少见!那小厮听了,躬身笑笑答到:“公子,小姐这边请!”,就领了我们往二楼去了!

    为了能有个位置佳的席位,我们出来的时间很早,这会楼上还只有我们这一桌。

    “好啦,就几句话,你别紧张”,看着叶霖如临大敌一直默默重复背着,跟赶科举似得,我原来的不安竟消失的无踪无影了,只觉着有他陪着真好!

    “那个时候的他在我眼里,最是美好不过了”,不知怎么的,姐姐的话突然浮现在脑海里,这里便是姐姐说的那个江月楼吧,她第一次见叶霖就是在这儿?想着这些,丢了叶霖一人在那儿继续磨叽,自顾闲步到了楼边,半倚栏杆,街上熙熙攘攘人潮攒动,只是独缺了街对面的灯谜铺、解灯谜的叶霖和楼上看叶霖的姐姐。

    “诶,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

    我转头,叶霖不知何时站到了我身旁,阳光洒在他的侧脸上,好看的样子蔓延在我心上,我颔一笑:“前年元宵节,星月桥上,接了我下一句的人也是你!”

    叶霖侧身,笑的好看极了,缓缓道:“昔年星月,如今江月,月与月依旧,人与人如常”,我细细的看了眼前这人,修眉俊目,腹有诗书气度朗朗,充耳秀莹,会弁如星,难怪了!将来的夫君是如此美少年,姐姐如何不欢喜呢?

    我盈盈一笑,直直盯着他,心想:“我说的物是人非,是薄苡,从前你在楼下解灯谜,她在楼上看你”。

    “欸,那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