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薄老爷的消息2
    “怎么,这都不打算告诉师父了?”

    “师父!”

    见师父进来,薄夫人吩咐迎风端茶,请师父坐下。

    “薄老爷一定要去接,但不能只是你们去,还得算上我!”,师父喝了口茶,轻轻放下茶盏,起身走到我们身旁,语气变得严肃:“鞑靼可汗年年都遣人来朝见皇帝,想与我们通贡互市,但据我所知,朝廷是年年都拒绝了的,不可能有商队在我境内,我想若真是鞑靼人救下了薄老爷,也必定是他们的朝中之人,就算你们平安抵达也毫无门路,如何能找到薄老爷?”

    “那......”,薄夫人刚刚燃起的希望,听师父这么一分析,又陷入了惆怅。

    “娘,你不必担心,师父既然知道,还要自告奋勇的去接回爹,必然是胸有成竹的!是不是师父?”,我偏头向师父求证,说是求证,其实心里早已确定**分了。

    “瞧你这股子聪明劲儿,到时候我只要你这小徒弟给我备上一桌宴席,让我出前能大饱口福就行了,鞑靼的吃食,我向来不惯,可有的受了!”

    “这么说,贺大哥愿意帮我们了?我替我家老爷,给您磕头了!”,拦她不及,薄夫人已俯身扣地,朝师父行了大礼。迎风和姐姐扶起了薄夫人,薄夫人激动的走到我面前,碎碎说道:“蓁蓁,听到师父的话了?一定用心的操办!”。

    “是,娘!”,我答允后,薄夫人又再三谢了师父和文叔,没再交代其他,匆匆回房去了。

    “姐姐,鞑靼路途艰险,你恐怕吃不消啊!”,师父和文叔自己回房收拾行李去了,我与姐姐住在一起,自然同路。

    “妹妹,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我为人子女,怎能推卸呢?”

    “可是......”

    “这不还有文叔和师父嘛,我看我们师父就不像普通人,武功高强又有门路,怎么看怎么像隐世高人,你就放心吧!”,我还欲说些什么,姐姐挽起了我的手,亲昵的说道:“你在家照顾好娘,我去接回爹,到时候我们就能一家团聚了!再说你还要......总之,不能让你一人辛苦,论智谋,姐姐不如你,可论体力,姐姐可不输男子!”,她没说出口的话,我都明白,为了让气氛轻松些,我只得调皮回她道:“是是是,姐姐力大胜牛”。

    她假装生气的追着我撵,我只得边跑边求饶道:“我就是那只牛,我就是那只没力气的牛!姐姐快饶了我吧!”,走廊上回荡着我们的朗朗笑声,若是外人见了,恐会觉得岁月安好了!

    “蓁蓁”,叶霖打着伞,老远就叫了一声,我和姐姐闻声,停下了脚步,等着他过来,等走近了些才现他还抱着黑猫。

    “薄姑娘也在!”,叶霖走到廊下,向姐姐打了个招呼,弯腰放下黑猫,黑猫高兴地在他脚上钻来钻去,余光里,姐姐粉腮红润,翩翩屈膝。

    “刚刚出来的急,竟不知它何时跑了出去了”,我蹲下,拂了黑猫头上的雨水。

    “它机灵,像是能认出我的脚步声一样,老远就冲了过来,担心给淋坏了,赶紧给你抱回来了!”,我抬头朝叶霖感谢的笑笑,拂去大部分雨水后,才站起来,彼时,姐姐和叶霖无话,正尴尬的一个埋头,一个偏头。

    “叶霖,你总是薄姑娘薄姑娘的,我老记错以为你叫我,以后你叫我蓁蓁,叫姐姐苡儿吧!这样我还分得清一点!”,话出口,叶霖微露局促,我又挽起姐姐,说道:“姐姐,你也是的,老是叶公子过来,叶公子过去的,大家都这么熟了,叫叶大哥,叫叶霖都好过叶公子呀!”,说完我用手肘悄悄抵了她一下,她极快的看了我一眼,我朝她递了个眼色。

    “叶大哥......”,姐姐柔声柔气,绵里藏羞,叶大哥三个字,从她嘴里喊出来时,美得像开了花。

    “苡......苡儿”

    我看看姐姐又看看叶霖,两人都红了脸。

    “你来的真巧,我正好有个好消息告诉你”,知道不能着急,我赶紧不经意的对叶霖说道,他也如抓到救命稻草样,急急的问我:“什么好消息?”

    “我爹可能还活着,有人看见他被救了”,我故意顿了顿,让姐姐接了话。叶霖闻之,亦替我们开心,详细问了情况。

    “明天就出?”

    “恩”

    “那你们还缺些什么,我派人送过来!”,姐姐还没答,叶霖又接着小声自言自语道:“瞧我,能缺什么,随身多带些银两自然就好了”,忽的,叶霖想到了什么,猛地又抬头说道:“薄......苡儿,得给苡儿准备些稍微旧的男装,这样出门在外方便些。”

    “对呀,这个我怎么忘了,这一时半会哪去找呀,现在府里也没有家丁护院的”,说着我看了看叶霖,露出谄媚的笑容:“嘻嘻,叶霖,你就是姐姐的救星呀!”

    他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到能帮上些忙,你们等等,我现在就回去给你们准备”,没等我们说句谢谢,叶霖撑了伞,冒着滂沱大雨,转身快步离去了。

    “他还没说他来做什么呢!”,说完,我与姐姐两人面面相觑,笑了出来,这糊涂的叶霖呀!

    “回房去吧!”

    “恩,我来给姐姐帮忙!”

    大雨压城,大白天的,屋内也暗如黄昏,刚从外面踏进的一瞬,更是漆黑,遂交代了云儿多点上几根蜡烛。

    “姐姐,你带这些干嘛?”,正在帮着收拾,却见得她往包袱里放了好些不着用的物什,于是放下手里的衣服,走过去理了理,摇头道:“姐姐,这簪花你用得着吗?”

    “我就是怕长路漫漫,拿出来把玩把玩!”

    “云儿,把我们的宝贝小竹篓端过来”,云儿得话,笑嘻嘻的去了。

    “咦,瞒着我藏了什么稀奇玩意儿了?”

    “喏,我从前做的香囊,还有些有趣的花结,这个轻巧也不误事,你要想我了,还能拿这个看看!”

    “这个不错耶,真好玩,等我回来了,你也教教我”

    “好,那你接上爹,赶紧回来!”

    “大小姐!二小姐!”,我们三儿正在选弄着,迎风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

    “你慢点,喘口气儿再说!”,我上前拍了拍她的背,让她顺顺气儿。

    “有人掉进去了!”,迎风说完,我、姐姐、云儿都不约而同的盯住了她,过了好几秒,我才大喊一声:“哎呀,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