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平凡时光
    自师父和姐姐他们离京后,园子显得更空旷了些,没事的时候,一大早起来,我就会带着云儿去薄夫人那里坐上一上午,陪她聊聊天,有的时候也会拉上薄夫人一起编编花结,打时间。

    今儿的天气更是热的很,还没醒透,郁郁葱葱的树叶里躲了一群知了,叫的喧嚣又嘹亮,不知累一样,能一直惊声到夕阳落下,我熬了绿豆汤,吩咐了云儿请薄夫人和迎风一起到亭子里来散心,这会正独自坐在亭子里等着她们过来。

    想是日日都有了些盼头,薄夫人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竟有三四分从前在薄府时候的样子,云儿和迎风跟在身后也是笑逐颜开的,命运的安排,仔细琢磨琢磨就会现,常常是一个耳光一个糖,把你治的是服服帖帖。

    撑着下巴,出神的盯着园子里开剩的几朵稀拉拉的芍药,斜光见薄夫人迎面而来,离我已经不远,又即刻打起精神,笑嘻嘻的叫了声:“娘”。

    “蓁蓁,看什么呢??”,薄夫人走近了,却没有坐下来,只站到我身旁,朝着我刚刚看的方向望去,听不出悲喜的说了句:“这才几日,就只剩下这么几朵了”。

    “娘,剩下的这些采了做茶吧,也算有些用处,不至于觉得谢的快了,常常怨着没留得下些许记忆!”

    “说起来,我倒很想念那条‘花生满路’,可惜了??不过话说回来,如今想起来,蓁蓁你当时怎么知道他们是东厂的人?”,我正想回了她,她又明白过来一样,笑说道:“你瞧我这记性,那会你就是蓁蓁了不是苡儿,她没见过东厂的人,想来你是见过的吧,不然怎么能认的出来!”

    我浅浅一笑,算是默认了,起身端了一碗绿豆汤递给薄夫人,又让迎风和云儿也一起坐下喝碗汤,其实我也是没有见过东厂爪牙的,那日,那些人没有蒙面就闯进薄府,这就可以肯定不是什么仇家或者匪徒,其次,薄老爷再不受宠,好歹也是个户部侍郎,官至三品!能明目张胆大张旗鼓的灭门,只能是那九五至尊的皇帝了,皇帝能派出的信任精兵,除了东厂锦衣卫,还能出其左右?

    “等薄文正回来,我就和他种种花,这园子里现有的,只有春夏能见着些,花期也短,过了这个时候就显得毫无生气”,薄夫人望着剩下的那几朵芍药,转头对我们说道,云儿想说些什么没法说,眼巴巴看了看迎风,迎风笑笑道:“从前我们府里的梅花、桃花都开得好看极了,夫人可以再种些,还有小姐以前找的攀缘月季,还没看过开花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云儿望着迎风说完话,高高兴兴的点点头,想是迎风说的也正是她想说的。

    “就依......”,“蓁蓁......”

    正答着要答应了两个丫头的心思,薄夫人同时唤了我的名字,我们相凝视了一眼,都浅浅笑了笑,我低眉道:“娘,您说”,薄夫人看着我,眼神变得犹豫,我只是等着,没有插话,想是要开口的话有些难,需要鼓足勇气吧。

    “苡儿就算了,可你......”,她艰涩说了几个字,又停了下来,转眼看似盯着什么,却眼里空空,良久才喃喃说出话来:“这花虽美,可过了这个季节也就没了,再多几场风雨,怕是这几日就都得凋完了,可它仍旧好过你,明年这个时候它依然会盛开,你的好年纪一错过,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噗嗤的笑了一声,她们三个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这才惊觉,她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会觉得我不礼貌至极吧,于是赶紧收了笑意,说道:“我这是替我自己觉得开心,真的开心!”,她们仍是不解的看着,我继续说道:“我千里迢迢来京寻亲,本以为什么都没有了,却阴差阳错冒牌了苡儿姐姐,爹和娘你们不仅没有怪责我,还对我这么好,我真的觉得很幸福......”,本是狡辩,胡口瞎诌,说着说着却掏了心般,我起身,将凳子搬到薄夫人旁边,撒娇似得拦腰抱着薄夫人,一头栽进她怀里,满脸笑容的说道:“娘,我明白,你是不想耽误我,想让我离开你们寻个好人家,可这么如花似玉的乖女儿,您真的舍得不要呀?”说着撑着脸,笑笑的盯着薄夫人,薄夫人低头看了看我,眼角晶莹,即刻又假装嫌弃似的要将我推开,不要我看见她感动的样子,随口说道:“快起来,越沉了,娘抱不动......”

    这一刻的薄夫人,让我眼前仿佛看到了从前在薄府的时候,更舍不得放开了,赖皮一样抱得更紧了,这一次她终于抵不过我,伸手轻摸着我的头,云儿和迎风站在一旁,那天的风真暖,阳光正好。

    “这贺老头,我来了也不出来招呼,贺老头,十年绍兴酒啊,咦,人都去哪儿了?”,我和云儿正站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兴奋着现了一根可以架秋千的的粗壮树干,隐约听着像忠裴大哥的声音,于是吩咐了云儿去看看是不是有人来了。

    “我正奇怪了,这园子里人都哪儿去了,跑这儿躲阴凉了?他们呢?”,回,身后是忠裴大哥,云儿跟在忠裴大哥身后。

    “忠裴大哥,我想在这儿架个秋千,你看可行?”,我仰头指了指横着的那根树干,回头见他正点头赞同。我理了理裙摆,拍拍身上的灰尘,往亭子走去,忠裴大哥也跟着过来了。

    “云儿沏茶”,云儿得话,只听得一阵叮铃叮铃的声音渐远。忠裴大哥将手里的一坛子酒轻放在桌子上,说道:“不对劲!你有事没告诉我!”

    “我爹还活着,师父他们去接去了!”,他一听,立即从凳子上弹了起来,两眼精光:“这么大的好消息,你也没告诉我!薄老爷在哪儿?他们何时归来呀?”

    我让忠裴大哥先坐下,才缓缓答道:“那几****正忙着呢,想着早晚要告诉你,就没有急于一时,文叔打听到爹被鞑靼的商队救走了,他们已经出半月了,何时归来,还真没个准儿”。

    “鞑靼商队?”,知道他的意思,就将师父告诉我们的一字不漏的说给了他听,忠裴大哥听后,也露出了担心的神情,片刻又恢复了正常,说道:“不过有贺老头帮忙,这事儿也无需太过于担心,没想到这薄小姐也是巾帼不让须眉,一点不输儿郎!那现在这儿,不就只有你和薄夫人了?”

    “还有云儿和迎风呢!”,边说着,边对正在倒茶的云儿笑笑。

    “我的意思是,这里上上下下没有个男丁,力气活儿谁帮你们呢?我看我还是找个忠厚些的过来帮衬着”,我仔细想想,也是,便点头同意了。

    “你刚刚说要架个秋千,东西都有吗?正好我在,我帮你吧!”

    “东西是备好了的,那就多谢忠裴大哥了!”

    “不过,我这忙可不是白帮的,你的帮我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