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芊芊
    计算着,京城大大小小十多家药房悉数归到6家药房和济世堂名下已两月有余,从忠裴大哥那里旁敲侧击打听到的消息来看,一切正如我预计的那般,两家药房由最开始的不信任到现在赚的钵满盆满,早已觉着这一块肥肉是吃到嘴里了!

    转眼已是八月末,架秋千的那颗大树底下,已有些飘零的落叶,一叶落天下知秋,本是残败的时节,可看在我眼里是化作春泥更护花,落尽亦不觉伤感,遂又让云儿推的更高了,荡起的风,穿过间,丝丝凉爽,闭上眼扬起脸,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二小姐”,迎风喊我,云儿慢慢的停止了摇秋千,我睁开眼,轻声问道:“来了?”,迎风点点头。

    “这是林姑娘”,叶霖对着眼前一身素花棉布的芊芊说道。

    “芊芊姑娘,好久不见”

    “有幸能再见姑娘一面,当日大恩,请再受芊芊一拜”,她说着红了眼眶,我赶紧扶着没让她拘礼,急忙问了句:“虽然明白你的心意,但也不至于会哭,姑娘可是想到什么伤心事了?”

    叶霖看了她一眼,轻叹一句:“沈家婆婆被卓卫的属下给害了,我还是去得晚了,若是能早几天找到她们,兴许......”,叶霖说着,无端的有些内疚,我拍了拍他的手臂,安慰了他,转头问了芊芊道:“芊芊,我交代你做的事,你可害怕?”

    “沈家就只剩下我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卓卫狗官,纵容属下,害死我婆婆和我的丈夫,只要能扳倒他,别说只是去他夫人身边吹吹风,就是要了我的命也在所不惜!”,即使如此愤慨,她的声音还是那般细弱,柔柔泛泪的眼睛里,满是坚定不移。

    “我要你做的事,说简单简单,说难也难,我了解你的性子,是个知冷知热的姑娘,换做旁人,我还要打打边鼓呢!我将你安排到尤霜的身边去伺候着,她是卓卫的二夫人,卓卫虽然对她好,但是并不是真的宠,你先得到她的信任,再按照我信中所说的去做就行!”,见她听的仔细认真,我换了个轻松自然的语气:“能做到自然最好,要是跟你自己的命比起来,孰轻孰重,你可要得懂取舍!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尽力就可以了!”

    芊芊乖巧的点点头,想着她一路奔波劳累,我示意迎风先带她下去休息,仔细的事儿,明天再细细交代也不晚。

    “你说你这人,自己明明倾尽心思,又在一旁劝人家要顺其自然”,叶霖随意的摇摇头,好似懂我的心意,又好似不懂,我只得回了他:“你别看芊芊一介女流,她要是倔起来,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的,她的婆婆和丈夫毕竟已经去世了,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能多一个好好活着也是好的!”

    “我倒是好奇,她能帮到你什么?”,叶霖给自己添了杯茶,端坐着小泯了一口,轻轻放下,盯着我好奇的问道。

    “卓耀和卓卫是血缘至亲,彼此信任,本来也是极难下手的,不过,不管是英雄还是狗熊,美人关是最难过的!”

    “可这尤霜当初能答应卓耀去做这件事,你如今又如何能动摇她的心思呢?”,我轻轻回道:“别的我不敢说,这女人的心思,我看一眼就能明白”,叶霖越有兴致,双臂环着,靠到了桌上,对我道:“愿闻其详”。

    “这尤霜肯答应卓耀,要么就是爱极了,要么就是得到了极大的利益”,叶霖狐疑的偏头说道:“那她是爱极了?还是得到了极大的利益?”

    我无可奈何的摆摆头,摊手道:“这个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许是这样的答案,更让叶霖摸不着头脑了,笑笑道:“那你如何能从她下手呢?”

    “她若是爱极了卓耀,那她肯屈身去做卓卫的二夫人,就是极大的付出,这个时候要是有人三天两头在耳边告诉她,卓耀不爱她,否则怎么能把她和孩子当成东西一样送给别人,她就会越来越怀疑他们之间的所谓爱情,只要她怀疑了,女人的报复心要是被激起来,连自己都不会放过,何况是这样的俩兄弟,而如果她是得到了极大的利益,比如卓卫的儿子卓康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本属于卓康霁的全部都会归于卓良弼,这个时候只需要有人捅穿这层窗户纸给卓康霁和卓卫就好,人心最是难测,连试探都不行,他们有如此关系,对我们来说是天大的好事,不然还真的难对付了!”

    一下说的太多,嗓子有些干,我咽了咽口水,叶霖已将茶端到了我面前:“快喝口水”,我接过,颔道谢。

    “对了,这个还给你”,云儿伸手要替我将凤头金钗接过来,叶霖却又拿着仔细瞧了瞧,才递给云儿,问我道:“这支金钗想来又是有一段故事吧!”,我颔答:“说来话长,不过,你可打听了这沈家的遭遇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还以为这不重要呢,刚刚也没见你问芊芊姑娘”

    “再问她一次,不是又让她再回想一次,伤人!”,话说完,才觉叶霖眼神温柔,我不自然的催促道:“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还能为什么,霸占民产!”

    “你倒是越像个官家子弟了,从前还是个书呆子呢!”,想着刚刚认识叶霖那会,完完全全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样子,现在......

    “这也没什么不好,若真是只知读书不知其他,那可不真的成了百无一用是书生了!”

    “你倒也想得开!”

    “这可不是我想的开,以前没机会告诉你,现在我可是告诉你了,读书,我所欲也;阅尽山河,亦我所欲也”,叶霖说着,摇头晃脑起来,实在可爱,这不就是我们现代人最喜欢的旅游么?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敢问叶公子,舍谁而取谁也?”,我笑笑作书生礼,故意刁难于他,可万万没想到,我一个活在几百年后的人,即使有那么多前人的经验阅历供我学习,却是听了他这一席话,才明白了读书的道理。

    叶霖缓缓道:“从前我与父亲游历滕王阁,那日雨过天晴,阳光朗煦,父亲只是感慨说确实好景,而我心中体会更深,皆因那句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你说二者能否兼得?”,从前读这些只觉得辛苦,而如今他一席话我才悟彻,要是没有这些知识,白开水般的字词会让多少美景、美人变得黯哑无光呀!

    “我要是早日能明白这个道理,也不至于学的那么压抑,也许就不会挥失常了,也许就不会来这里了,造化呀!”,我喃喃自语,见叶霖外头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赶紧卖乖取巧的仰头说道:“我在说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