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腹黑娇女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姐姐来信
“娘,娘”

    “慢点,慢点,什么事呀?急急匆匆的,当心脚下!”,薄夫人关切的起身,担心我没注意,又伸手朝门槛指了指,提醒我小心,我举高了手,拿着信晃了晃,薄夫人激动地脱口而出:“是不是你姐姐来信了?”,我点点头,伸手递了过去。

    “瞧我这手,都不听使唤了,还是你来读吧!”,薄夫人一边将信回递于我,一边凑近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连拆信这个细节都没有错过。

    姐姐字迹娟秀,清晰好认,不过信里有些之乎者也的,花了好几分钟才将三页看完,还好曾经学的不错,慢是慢了些,但意思是都懂了的。

    “信里都说了些什么?找到你爹了吗?他们怎么样?有没有缺什么?我们是不是要给他们准备些什么?”,才刚刚看完,收了收信,准备回了薄夫人的,我还没张口,她已经等不及了,旁的云儿和迎风也望着我,等着我开口。

    “娘,爹他确实还活着!”,说了最紧要的,大家都悬着的心才落下来,云儿和迎风握住了彼此的手,开心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薄夫人倒是不想在我们面前哭,可眼圈早已红了,我扶着她坐下,自己也在旁边坐了下来,慢慢的告诉她详细的情况。

    “娘,姐姐在信里说了,她们还没见着爹呢,只是师父找人打听到了,爹确实是被鞑靼的人救了,估计还要费些周折,但肯定能把爹带回来,她会不断来信,告诉我们情况的,让你别担心,只要在家安安心心的等着就行了。”

    “太好了,太好了,只要老爷能回来,我以后都吃斋念佛,感谢菩萨对薄家的护佑!”,娘说着,虔诚的合了双手,我和云儿她们相望了一眼,微笑无言,真的已经好长时间没听到过这么好的消息了!

    有了姐姐传来的好消息,整个园子都是勃勃生机的样子,好几次叶霖见着我,都只是傻傻的笑,也不说话。

    这不,刚刚出了园子,余光里又逮着了他偷偷看着我的样子,我快步走到了前面些,他急急追上来,我冷不丁的停下来,转身盯着他:“你到底在笑什么?”

    没料到我的突然,他结结巴巴的一直我我我,我捧嘴笑他,见他手足无措的样子,才停下笑来,脱口而出一句:“我我我,你你你什么......”。说到这儿,忽然地就想起了一个人,他娟魅看着,我结结巴巴的样子,吊儿郎当的问我:“是不是不想放手呀?”

    许是我不自知,神情落寞,忘了眼前还有旁人,叶霖问我在想什么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了。

    “你怎么了?”,我头也没回,眼睛望着前路,一直走着,心不在焉的回了叶霖一句:“没什么......”,我想大约他是猜到几分的,不想气氛这般奇怪,我又努力挤出个笑脸来,问他道:“快说,你盯着我笑什么呢?”

    “我是开心,上一次见你这么轻松自若的样子,已经是前年的事儿了”,谁说不是呢?那时候还只是个贪玩好耍的初生牛犊,了无牵绊,来去自由。

    “如果......曾经你没有被误认成薄姑娘就好了,这些千难万难的事,也不用你来承担......”,我侧头看了一眼叶霖,他说的不自在,但真诚,恐是怕我觉得他这么说有些薄情寡义,可仔细一琢磨,我却不能答了他的话,我心里的恨意其实并不如姐姐还有师父他们那么深刻,如今知道薄老爹竟然还活着,心底的仇恨就更浅了,剩下的也不过是感动、情义还督促着我要继续下去,我真正想要的,其实是所有在乎的人,能好好的幸福的生活就好,可除了我,谁能放得下呢?而我又有何资格教人放下,贺夫人和会宁的仇,师父怎么可能放下,姐姐又怎么能原谅卓容佳呢?

    “对了,你不是说......”,街上人潮攒动,我这才想起要问他的事,话没说完,他轻拉了我的衣袖,手指放到嘴边,让我别出声,指了指济世堂方向,我顺着看过去,一大群人,正围在济世堂门前,我拉着他往近处靠了靠,但也只是为了能听见里面在做什么,实际还是离得远的。

    远远看着,是一中年女子带着一个小男孩在门前泪眼婆娑的哭诉着,说她的小儿子在济世堂抓了几服药都不见好,以为是大夫的医术不好,结果带着药去找另一位大夫,别人都说方子没问题,只是小病,早该见好了才对,几经问询查验,才发现根本就是假药!

    如今她不服气,要找济世堂要说法,指责他们昧着良心赚黑心钱,女子激动的说着,一个男子正好从济世堂里走了出来,说自己受凉好几天了,吃了好几服药也没有效果,今天已经是第三服药了,平日身体算好的,这么一想,赶紧问了问人群里有没有学医的,帮他看看这药材,看客的情绪早已经激动不已,左右问旁人是不是学医的。

    此时人群里,出现一白发苍苍的老者,他往中央走去,大家都自动让出道来,有人认出了他,唤了声:“王大夫,那是王大夫”。

    “王大夫赶紧帮他看看,可不能让这奸商,坑害了人性命呀!”,大家都应声附和,见王大夫拆开药包,拣出些药材又是看又是闻,还往嘴里塞,都屏气凝神的等着。

    “住手!”,一个子小小,黑黝黝的猴精似的人,面目狰狞的大吼一声,接着又匆匆从台阶上走了下来,一把打翻了药包,恶狠狠的说了句:“赶紧散了,不然全部抓起来!”,有些本是凑热闹的,见来人气势汹汹也吓得退了几步,假意要散去的样子。

    我没拉住叶霖,等我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上前去了,不卑不亢的对着众人说道:“刚才这位大叔说,要把我们抓起来”,说着又转身对着那猴精似的人继续道:“这要抓人也是衙门的事,你一个药坊管事,竟然也敢做朝廷官吏做的事,莫非是仗着卓大人欺压百姓不成?”,众人见那猴精似的管事被噎住了说不出话来,又渐渐围了上来。

    “再说了,如果真的是济世堂卖假药,到时候被抓的还不一定是谁呢!”,叶霖脸不红气不喘的一字一句说完,众人的情绪高涨,那恶狠狠的管事瞬间失去了气焰。

    “叶公子说的是,裘海还不道歉,怎可这样对待来济世堂的客人,平常我是这么教你做事的?”,来人说话水准明显高了不少,我抬头却一惊,那说话的人身旁站着的女子正是卓容佳,来人说着,径自走到了王大夫面前,蹲身捡起了被打翻的药包,递给了王大夫,神情真诚的问道:“王大夫,你可查出了,有什么问题没有?”,王大夫正在回味嘴里的药材,来人又对众人说道:“大家放心,若济世堂的药真的有问题,我一定禀公处理,还大家一个公道”,叶霖在一边也说不上话了,想必这也是他没料到的,这厮的话恳切漂亮,无懈可击,绝不是他能应付的。

    “这药确实是有问题的,虽不是什么假药,但都是次药,几无疗效,所以他们喝了这些药材熬得汤药,才久久不见好!”,王大夫说完,众人刚刚被压下去的愤怒,又蠢蠢欲动起来。

    “王大夫医者仁心,我钦佩不已”,来人拱手朝向王大夫行礼,王大夫倒也没有发难,我远远看着,卓容佳脸上有微微的笑容,想必这主意十有八九是出自她了。

    “韩冰让在场的各位做个见证,济世堂关门三日,请全城的大夫来药坊一一验药,只要是查出了问题,大家可前来换药,若还是不放心,济世堂将如数退还大家的银两”。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韩老板肯负责不推卸责任,是个大好人呀!”,在人群里说话的是卓容佳的贴身丫头小招,旁人听着亦觉有理,这场计划好的发难,到没难住了济世堂。

    我转身往回走,叶霖跟了上来,小声在耳边说道:“这韩冰太会说话做事,没想到我们的计划竟然失败了”,我侧头微笑说道:“不是韩冰会做事,是卓容佳会做事!”,叶霖错愕的看着我,我料想他刚刚是没有注意到卓容佳,就告诉他道:“这都是卓容佳教给他的”,叶霖低头,有些气馁:“就这么被他们躲过了,陆老板他们费了好大劲才将矛头转给了济世堂,这下弄成这样,你答应他们的三个月收回经营权,眼看着没半月时间了。”

    “别担心,她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这事还没完呢!”,我安慰叶霖道,心里已在盘算着怎么应对了,看他自责的样子,我忽的挽起了他的手臂,嚷着说道:“好久没出来了,你带我去吃好吃的吧!馋死了!”,叶霖看了看我挽着他的手臂,瞬的羞红了脸,结结巴巴的问我:“你想......想......吃什么?我......我带你去!”

    “烤鸭,我要吃烤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