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是仙界派来的炮灰007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孩子是你们的
    虽然猜到了会有晏清宗的人来找于书瑶,但杜若没想到这事居然是要自己来推动。

    在被玄天宗扔到魔界做卧底却不闻不问的三个月后,杜若第一次收到了玄天宗派给她的任务。

    那日杜若在客栈跟踪完晏清宗的门人后,正准备回魔极殿,却在集市上被一个卖胭脂的大娘拉住了。

    “姑娘!姑娘!我一看您的长相啊就知道您是位贵人,您看您皮肤白皙细腻,一双杏眼炯炯有神,就是这脸上的气色不太好啊。”说完,大娘从摊位上拿起一个胭脂盒,放到杜若的手里,“您试试我这胭脂,保管您用上以后白里透红,面若桃花。”

    杜若疑惑的将胭脂盒打开看了看里面的颜色,抬头和大娘对视一眼,将胭脂盒收下了。“颜色是挺不错的,娇而不艳,您说个价吧。”

    大娘摆摆手,神秘兮兮的凑近杜若,“我看您身上穿的是魔极殿的衣裳,这胭脂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算我白送给您了。您给我讲讲君上和女修的事呗。”

    杜若笑了,“原来是这样,您这是贿赂我呢。”大娘不好意思的笑笑,杜若又说道:“君上是我的主子,我可不敢私下议论他。您这东西我可不敢要,若是君上知道,您和我都吃不了兜着走。”说罢便将胭脂盒往她摊位上放。

    大娘一听也慌了,又将胭脂盒塞回杜若手中,“姑娘!姑娘!您大人有大量,可别向君上提起我啊。”

    杜若回去时心情不错,出门一趟事也不愁了,人也精神了,还白赚个胭脂。

    等她回了房间后,又将胭脂盒掏出来,打开了盖子。细看了看胭脂,又将胭脂抠出,看了看胭脂盒的底部,都没什么异常。

    那位大娘穿着一身粗布麻衣,发髻凌乱,打扮的看起来贫困潦倒,脸上手上布满瘢痕,但她握着杜若的手时,杜若感觉到她的手心柔软又细腻,不像是干粗活之人。且此人双目明亮,眉宇间还隐隐有些正气,不难猜出,这大概是位仙们中人。

    她要将胭脂盒送给杜若,杜若作势拒绝,她却又一次将胭脂盒塞进了杜若的手中,杜若便顺势收了下来。

    照理来说这胭脂盒应当有古怪才对,可怎么找不到呢?杜若想,难道当真是自己多心了?

    杜若扭头看到了放在一旁的胭脂盒盖子,她将盖子拿起,内里是一团红色的绒布。杜若用拇指摸了摸,觉得手感有异,便用剪刀将绒布撬开一角后整个撕下。

    有问题的不是绒布,而是绒布后面的盖子。用手摸上去,盖子上有曾浅浅的刻痕。

    杜若用宣纸沾湿糊在盖子上,轻轻按压紧实后,用手指蘸取墨汁,少量多次的按压在宣纸上。慢慢的,刻上去的字迹被拓印了下来,只有一行小字。

    杜若轻声念出那行字:“调查真相,传信晏清宗。”既然提到了晏清宗,那这所谓真相自然就是孩子到底是不是凌萧的了。

    只是……仙门让自己调查这个做什么?难不成是仙门中有血脉不易,所以才对修仙门派中未出世的孩子都如此关注吗?

    但这是杜若第一次真的接到仙门的任务,杜若心想,自己这卧底当的一直都没有什么实质性意义,如今在魔界的调查又陷入了瓶颈。想要接触到仙门,这是得来不易的一次机会,如果这次没有抓住,以前几个月一直无人问津的态度来看,后面再想接触只怕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

    杜若翻箱倒柜的找到了一块留声石,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一早,杜若做好了早饭去了凌萧的房间。杜若去的时候,凌萧也才刚刚收拾完毕。见她来了,问道:“今日怎么如此早,竟然没有睡懒觉,不像你的个性啊。”

    她不理凌萧,将早饭放到桌上,也不招呼他便自己低头吃了起来。

    “怎么了?”凌萧对她反常的态度表示疑惑。

    杜若放下了筷子,说道:“昨日我出门去,大街上人家看我是魔极殿的人,都追着我问你和于书瑶到底怎么关系,于书瑶怀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着实烦得很。你那日和于书瑶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日你不是都看到了,我们之间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

    “我哪里看见了?我过去的时候只看到于书瑶双眼通红衣衫不整的被你定在了一旁,谁知道是不是已经完事了。”杜若说完,佯装生气,转过身去用背对着凌萧,手上却悄悄掏出了那块留声石。

    “哎……”凌萧叹了口气,“我一开始没说,是觉得此事不光彩,对于姑娘的名声不好,却不想后面造就了这些流言。于姑娘她……对我有些误会,以为我钟情于她,那夜来找我,是想与我结秦晋之好。当时于姑娘有些激动,我只能先将她定在原处。”

    凌萧说完,杜若缓了一会才转过身来,犹疑的看向他,“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何时骗过你?””凌萧见她肯理自己,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吧,信你一次。”说罢杜若又重新拿起碗筷用起早饭来。

    用过了早饭,杜若便揣着留声石出门了。她去了昨天那个客栈,但没进去,在客栈前面不远处找了个茶棚小坐。要了一壶凉茶边喝边看着客栈门口。

    现在时间还早,想来那贩卖人应该不会这么早就出门,杜若心想自己就在这等,一定能等到。

    果然,临近中午,就见那人从客栈中走出,在门口看了看四周,转身朝市集中心走去,杜若结了账跟了上去。

    那人在市集中左拐右转,穿街走巷,不一会杜若就在一个巷子里跟丢了。

    杜若泄气的叹了口气,转身欲往回后,却见那人正站在自己身后。

    “这位姑娘,您已经跟了我两天了,我记得您,那日交易日大闹交易行您也有份。您该不会是还因为我将于书瑶贩卖来此的事对我怀有敌意吧。”

    杜若定定的看着他,说道:“她怀孕了。”

    “是嘛,如此便要恭喜魔君大人了。”

    “孩子是你们晏清宗掌门的。”